LOGO

為何叫「火腿」?

No.30   1995 July   p76~77,   by 鮑文謙 / BV3BR, P.O. Box 2-34 Taoyuan



    HAM 這個字在英漢字典中,大體上有下面幾種解釋:「火腿」 (食品名)、「動物的大腿」、「演技欠佳,動作過火的演員」、「技巧笨拙的報務員」、「業餘無線電愛好者」等。

    看著這麼一大堆的解釋,怎麼也想不透 AMATEUR RADIO 和 HAM 會扯上什麼關係,我們姑且來研究這個耐人尋味的問題。


為何稱為「火腿」?

    有人說業餘無線電的愛好者,在上線 ON AIR 呼叫時,聲嘶力竭的希望得到友台回應的行為,像極了一個在舞台上,想盡辦法要運用各種誇張動作,以吸引觀眾注意的演員;於是就把這些無線電的愛好者也稱之為 HAM。當你在 ON AIR 工作時,無論運用何種模式,是不是也希望吸引大量的友台來與你通信,在每一次的通信中都能有完美的演出?

    另外也有一種說法:在電話機發明之前的有線通信時代,美國的有線通話大多由鐵路公司經營,這個景象我們經常可以在西部電影上看得到,諸如沿著鐵軌矗立的電線桿、拉著綿延不斷的電報線;以及在火車站內附設的電報間、和在裡面工作的報務人員。

    據說在那個時候,對於技巧不佳的報務人員就稱之為 HAM。後來業餘無線電漸漸興起,當然最初業餘家的報務技巧是比不上職業的報務人員,在他們看來,業餘無線電玩家的報務技術真是有夠差,甚至會妨礙到正規的通信,於是也把業餘無線電人員列入 HAM 的行列,最後終究成為 AMATEUR RADIO 的代名詞。


非專業的無線電

    這二種說法不禁讓人覺得和台灣俚語的「魯肉腳」 (或「肉腳」) 有著異曲同功之妙。對於技藝不高明或不夠專精的人,就有如去掉骨頭的紅燒蹄膀,只有一堆軟肉;而沒有骨頭,也就是底子不夠硬的意思。西式火腿不也是沒有骨頭嗎?

    當然,今天玩無線電的火腿族,個個都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豈是有肉無骨的「軟腳蝦」!不過是謙虛一點,自認本身僅為業餘程度,有關無線電方面的知識、技能,尚不及職業的專家,而自稱為「火腿」、「魯肉腳」,隨時虛心求教;這樣的胸懷,也不是什麼壞事,正所謂「學然後知不足」!


Hyman-Almay-Murry

    下面我們要介紹的事蹟,也是和 HAM 一詞有著密切的關係。據日本 CQ 雜誌在 1991 年五月號,一篇由 JI8EZM 瀧川哲夫所撰寫的文章中,提到了一則早期業餘電台的故事:

    遠在業餘無線電發明之初的 1908 年,美國哈佛大學有一個業餘無線電社團,其成員為亞伯特.海曼 (Elbert. S. Hyman)、巴伯.亞美 (Bob Almay) 和佩姬.莫瑞 (Paggy Murry) 三人。一開始,他們是用二個人的姓來作為電台的呼號,也就是 Hyman-Almay-Murry;後來覺得名字實在太長,把呼號拍發出去,手也酸了,於是又改為取用姓氏前面的二個字母,而成為 HY-AL-MU。

    1909 年初,這個業餘電台使用的呼號竟和一艘名為「MYALMO」的墨西哥籍輪船,在通信時搞混了,只好又改取姓氏的第一個字母做為台號,於是就叫作「HAM」。

    由於當時處於無線電萌芽的初期,對於無線電的頻率也沒什麼規劃,業餘家也可以任意使用頻率,自行決定呼號 (有點像台灣現在的「香腸族」)。甚至有些業餘電台的信號收發,在性能上竟然優於專業性的電台。

    此一現象引起了華盛頓國會的注意,並開始計劃訂定嚴苛的法規來打壓業餘無線電台。

    「HAM」業餘電台成員之一的海曼,在 1911 年以當時倍受爭議的無線電規制草案做為畢業論文主題。海曼的指導教授正巧也是檢討法案的委員之一,他就把這篇論文的副本送交給一位叫大衛.華西 (David I. Walsh) 的議員,並且進行遊說。

    華西議員以極為重視的態度,邀請海曼到委員會上發言,海曼在會中詳細的說明業餘電台的運作狀況,並激動的表示嚴苛法規將導致這種盛行的活動,因無力支付證照費用;再加上種種的規定限制,眾多具有優秀能力的業餘電台,將受到經濟因素的影響而關閉,且不得不停止對無線電方面的研究,間接妨礙到無線電技術的發展。


HAM = 業餘無線電

    海曼的一番陳述,使得這項法案獲得重視。不久,法案送到國會,海曼所屬的「HAM」這個小業餘電台成為焦點。此後,「HAM」成為美國業餘電台在妾身未明,倍遭爭議的時代中,將那些企圖抹殺業餘家的大型專業或商業電台的威脅,化為助力的象徵。

    於是美國人便把「HAM」和業餘無線電劃上等號,從當年至今,乃至往後,在無線電界當中,都會以「HAM」來稱呼業餘無線電信人員。這一段歷史,至今仍保留在美國國會的檔案中。


成果得來不易,法規共同遵守

    無論稱呼業餘家為 HAM 的典故是如何而來,哈佛大學「HAM」電台,為業餘無線電甚至整個無線電發展和規劃所做的貢獻,是值得肯定的。雖然現今先進國家在無線電,乃至業餘無線電的規劃上,早已達到完善境界;反觀我國現今業餘無線電方面的環境,在這一、二年才稍具雛形。而「香腸族」玩無線電的手法,仍處於「頻率自由使用、台號自行取名」的洪荒時代。

    一個制度要邁向正規,要使其正常運作,普遍深植民心,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當年海曼先生「HAM」業餘電台的歷史也正在台灣重演。看著「CTARL」中華民國業餘無線電促進會對「業餘無線電管理規則」的催生,以及許多對於業餘無線電發展的默默耕耘者,不也是表現出當年哈佛大學「HAM」電台努力爭取業餘無線電永續生存的精神。

    國內對業餘無線電的管理即將有一番全新的轉變,邁向合理的制度化。屆時無論是「火腿族」、「香腸族」,只要是無線電的愛好者,都有義務和權利,遵守和捍衛這份得來不易的成果。 END



雜誌目錄 依順序 雜誌目錄 依主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