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WHERE do we go NEXT?




第七回 雷維拉吉哥多的神秘 --
火山上的表演


No.25   1995 Jan.   p102~110,   by OH2BH / Martti Laine
Book Cover


Pic 01

    你或許會把「雷維拉吉哥多 (Revillagigedo)」當作地圖上的一個小丁點而忽略掉 ;這是對遠征而言。但是,在歷史上來講,對歐洲的遠征前輩而言,再也沒有比 "XF4" 這個 DXCC 國家地區更為稀有。

    讓我跟你分享這個遠征世界的桃源,而且向你證明,遠征界的事情是相對的,有時更明顯。

    在世界上某一地區的遠征族,一年當中的大部份時間,都能在幾乎所有的波段上,和 「雷維拉吉哥多」接觸;而對其他人來說,"XF4" 仍然是千古神祕之一,甚至讓各地 擁有 300 多個 DXCC 國家地區成績的遠征族,談論到深夜。

    難道那個墨西哥島群,位在大多數傳播路徑的範圍之外嗎?它是否位在百慕達三角洲 的某個地方?對這個千古神祕,我們能找到合理的解答嗎?

    在一次墨西哥市巡禮的旅程中,我有機會翻閱以前所有 XF4 探險的通訊記錄簿。在 過去數十年來,大部份的探險活動,都是由墨西哥遠征俱樂部所籌辦,操作員都是俱 樂部會員,來自墨西哥市和該國其他地區,包括以帝華納銅像著名的帝華納市。從最 近的 XF4MDX 電台的通訊記錄簿顯示,有幾個歐洲人,完成好幾十頁的美國方面的接 觸資料。難怪 XF4 在舊大陸的北方國家,被列為所有最迫切需要的名單中第九名。

    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而且,成功的機會很大。我們的遠征探隊成員來 自遙遠的歐洲,包括一些美國和日本的大師級遠征人物,而路易士 (Louis, XE1L) 將會招待我們,他是我們多年的好朋友,而且是位紳士。這支隊伍看起來好像是一個 突擊隊,要去解救受苦的歐洲,而且,如果 Miniprop 和 Palos Verdes Sundancers 不能保證太陽黑子數目會增加的話,準備無視物理定律的存在,自己來做傳播。

    它可能很有趣。或者,到最後它可能是一個真正的遠征煎餅。有許多神秘都牽涉其中 ……表示這次遠征活動需要深奧的技術和知識。

    但正如這次遠征探險活動所證明,即便是一般普通的遠征目標,也可以達成遠征活 動的最終目標。一個稀有的國家會被降到最迫切需要的 DXCC 國家名單下面,不只要 停在那堙A一直到那個地點再次舉行遠征探險,而是永遠在那堙A因為在那媞堣U的 遠征種子,已確保那堭N有永久的行動。

    誰會相信一個異國情調的島嶼將領,會這麼陶醉在遠征表演,以致於來訪的探險隊在 離開這個島之前,他已經開始玩起遠征了。你會奇怪,為什麼佛南度 (Fernando, XF4F) 花了這麼多年世俗的服務,甚至在雷維拉古哥多指揮官任上多年傑出的服務之 後,才發現他的心態已經準備立刻在島上舉行遠征遊行!在那個島上,DX 遠征永遠 不會消失。DX 在每次黎明都會為得道者而重生,以經常提供新的挑戰,新的 DXCC 國家地區。

    讓我們回到遠征活動的終極目標吧。最優先的目標,當然是協助在一個需要的國家, 建立永久的業餘無線電。在那個國家提供許多遠征機會,讓它不再被認為是稀有的。 在另一方面,一個忠誠的遠征藝術家的個人重點,是把堆疊 PILE-UP 通訊清到最底 下一層,不會讓任何人還留在那堜I叫或提出問題。

    我不會羞於承認,每當我在空中聽見佛南度從那個島上發出 XF4F 的訊號時,淚水盈 我眶。很高興能有機會路過,停下來問候那個曾經給許多得道者,包括 15,000 名因 為我們 XF4L 行動而完成接觸的受苦歐洲人,所帶來刺激的國家,是否一切順利。下 面是那時候的故事。


高飛到 XF4L

    「那道閃閃發亮的光束是什麼?這堥鴝閉O何處?這裡不是我的家,媽媽呢?孩子呢?」

    這個嘛,DX 遠征的最終事實之一是,最有知識而且最有經驗的遠征探險者,也就是 那些被認為是遠征世界的聖人,偶爾也會發現他們也有問題要問。當一個忠誠的、多 年在全世界為遠征探險而奔波、堅持要滿足大家對新的 DXCC 國家的需求的遠征族, 也開始發問時,一定是發生了不尋常的事,應該提醒每個在遠征園地吃苦的人。

    就目前這個例子來講,最後演變成這位奔波遠征者,躺在華府的喬治華聖頓醫院急診 室。那時剛好是春天,首都到處朝氣蓬勃,而全世界正在耐心守候,等待著聆聽年度 首要的遠征探險 -- XF4,以最強的訊號,衝擊著每一波段;位於墨西哥外海的「雷維 拉吉哥多」島,在世界每個角落,都是高居最迫切需要的 DXCC 國家名單榜首。

    在歐洲,「雷維拉」 (Revilla) 是一個特別令人垂涎的地方,大砲型 (BIG GUN) 的 遠征族和低功率 (QRP) 族,常在勤練技術,調整放大器,檢查天線,以迎接這個偉 大的行動!甚至有此一說,在北歐有一個焦慮又年邁的低功率族,請病假來參與盛會 ,他告訴他的老闆,他的右手指頭不停地顫抖,需要立刻做無線電活動治療 -- 或許 應該說是放射線治療吧?

    「天啊,我在這堸竣偵礡H」是我第一個想法,整個人躺在床上,四週都是護士和醫 生,輕聲地說話。我慢慢想起,我是突然在華府的人行道上倒下,現在等著上石膏。 我的腳踝扭斷了,就在人行道上昏過去。我算計著,「再兩個人就要輪到我了;希望 他們只要把我的腳上石膏,千萬不要把整個人都裹上石膏。」

    他們告訴我,X 光很快就會照好,有一位護士幫我調整拐杖。我想,「哦,不!戲還 沒開始就結束了。」兩年的計畫和辛苦,似乎都已付諸東流。

    但是,我帶著許多裝備,而其他人已經在墨西哥市等著我。「或許應該請人代替,讓 他們繼續行動」,心中一片懷疑的聲音不停地告訴我。我想,「去急診室的電話亭, 打電話給我的兄弟,N6AA、K6NA 和其他人。」

    此時,X 光片證明我的腳踝扭傷情況很嚴重,但是,或許我可以緊緊包紮,再用一支 拐杖來走路。醫生說,可以允許我繼續完成島上假期,如果這隻腿不會受到壓力的話 。她告訴我,要經常把腿抬高。「不要動,只要把腿抬高。」醫生建議。「要不要抬 上五呎高!」我喃喃自語。事實上,即使遭遇多大的艱難,DX 遠征族總是以樂觀的 態度處之,而且,絕不會忘記 DX 遠征的崇高目標。


Pic 02
XF4L 遠征探險隊陣容:
前排左起:Max (XE1XA), Lauri (OH1NW), 後排左起: Jari (OH2BU), Wayne (N7NG), Luis (XE1L), Bob (W6RGG), Martti (OH2BH), Jun (JH4RHF)。

墨西哥市

    此次探險行動的參加者名單是國際性的,其中包括 XE1L,和 XE1XA 等人代表墨西哥 ;N7NG 及 W6RGG 這兩位來自另一邊界的牛仔族;JH4RHF,他通過了日本的語言測驗; 以及 OH1NW (另有 XE1OH 呼號)、OH2BU 及 OH2BH,來這裡替饑渴的歐洲人搖旗吶 喊,他們是一群群分散在 DX 遠距通訊各層的遠征族,從來都沒有機會和 XF4 接觸 過。

    我們的目標只是要讓雷維拉吉哥多,不再列入最迫切需要的國家名單中,把 PILL-UP 通訊清理到最後一位,使盡最大輸出電力,送到天線去。

    勞利 (Lauri, XE1OH) 是墨西哥市芬蘭大使館的一位資深外交官,他在這探險中,擔 任我們的協調人,確保所有的許可證都可以弄到手。他已雇了一架出租飛機,並且備 妥且測試了在墨西哥的 6400 磅裝備補給品。因為租來的雙引擎飛機載重量有限,有 些很重的項目,包括 260 加侖汽油和三台 3500 瓦的本田發電機,很早就用船運到 。

    在出發之前,只要把天線組裝好,並且檢查物料清單和通盤策劃就可以了。大家精神 抖擻,心情樂觀,而且一切狀況正常,陽光普照,全世界的 DXCC 族正在等待,這千 古神秘之一即將揭曉。這次探險的計劃,在整整二年前,就已經決定了。


我們出發了

    當全部八位隊員,機長、副機長都上了飛機,裝備及各種補給品全部放在客艙裡,已 經沒有剩餘空間可以走動了。我們筆直坐在這艘像是帶著翅膀的沙丁魚罐頭的飛行機 器上。在四小時的行程中,我們按照預定計劃,在沿岸的曼查尼羅市停下來加油。

    遠征族總是偏好佳餚美酒。他們利用寶貴的閒暇讀詩和文學,也喜歡古典音樂以及一 些現代爵士樂。我們的飛機設備齊全,途中飛行平穩,還有酒可以喝,大夥兒興高采 烈的一起聊天。為了這一次行動,我們把磯喳叫的老式 78 轉的爵士樂唱片和心愛的 詩冊,留在家裡蒙塵。我們唯一攜帶的文字作品,只有一些 ICOM 機器操作手冊,和 每一位嚴肅、有信仰的遠征族手中的聖經 -- 休斯.凱西迪的那本藍色封面的業餘無 線電經典。

    當我們在雲層上空飛向目的地,一邊飲酒作樂的時候,遠征的眾神也在對我們微笑。 我們當中有些人可能懷疑:「這就是遠征探險嗎?奇遇何在?」但是,遠征的千古神 祕,就在我們身邊。從遠方地平線上看到的,就是無數的遠征弟兄在他們的遠征沙龍 裡夢寐以求,但只有少數得道者才能接觸的,雷維拉吉哥多島群。

Pic 03
很少有機會能和職業飛行員一起去遠征地。James Orsatti 機長和我們的出租飛機攝於操作場地旁。
Pic 04
當你高飛接近雷維拉吉哥多時,你會問,此行探險的刺激在那裡?但是不久,在幾乎 看不見的跑道上,就會遇到。

    在島上的火山斜坡上有一條跑道,那是幾年前為墨西哥總統來此地視察所修築的。當 我們接近該島北端時,一條平坦的 3,000 呎跑道明顯可見,雖然機長的專業知識不 容否認,但在強烈的尾風之下,他用盡了輪上的所有剎車力量,以及每一吋的跑道, 才把飛機降落。

    無論如何,他還是辦到了;我們一群人在大太陽下,站在跑道的盡頭,舒展全身筋骨 。可是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好好欣賞附近的環境。照我們的計畫,天黑前要讓所 有的電台開始操作。我們鬆了一口氣,有輛卡車和吉普車在跑道上等著我們。可見我 們的確受到歡迎。


開始操作

    我們這一次行動的目標之一是,讓每一個有需要的遠征族,都能輕易地和 XF4 做通 訊接觸,不管他的放大器真空管子有多大、100 呎高的旋轉天線架上的定向天線有多 少段。當然,另外一個目標,就是要讓雷維拉吉哥多從所有迫切需要的名單中消失, 尤其是歐洲地區,這個島在歐洲,通常都排在迫切需要的國家名單中的前 9 至 20 名。許多歐洲人仍然等著和 XF4 接觸,將它列入新的國家,這一點也不足奇,因為 在過去,只有一次遠征探險在該島南端的一座陸軍營地裡,建立過電台操作場地,結 果一座山頂卻大幅阻擋了通往歐洲的電波路徑。

Pic 05
SSB 和低波段操作場地,設在有如月球表面的地方,灰沙從四面八方侵襲過來。
Pic 06
這是設在跑道一端的 CW 操作帳篷。要搭飛機去另一端看操作 SSB 的一夥人,這不是一般的遠征活動。

    我們的構想是要考驗我們的基本裝備,不去那個舊營地。相反地,我們決定建立二個 完全獨立且功能完整的營地,以在同一波段上同時提供清晰的 CW 和 SSB 操作環境 。把二個營區分開一哩多之遙,然後根據二者的位置,適當放置天線,再加入防止電 台互相干擾的衰減器,使得在波段開通的關鍵時刻,能夠在同一波段打出兩個訊號。

    我們按照預訂計劃,天黑前就讓二個場地的電台開始操作;CW 在跑道的南端,SSB 和大部份的低波段在島的最北端,可以對北半球發出清晰訊號。因此,當歐洲人報告 在 40 至 10 公尺波段上,隨時都能聽見我們 59+ 的訊號強度時,我們一點也不覺 得驚訝。

    為了提供更廣泛的服務,我們另外設立了兩個場地,在 20 公尺波段上做話務 SSB 通訊,專門針對美國與歐洲地區。此外,為了做到 RTTY 無線電傳打字通訊,我們決 定佔用一座雷達站和陸軍營指揮官的貴賓招待室。XF4L 的行動在如此的情況下,的 確在那一整個星期內,激勵整個無線電波頻譜;本田發電機不曾停下片刻,忙著供電 。

    我們最後計算的結果,總共在通訊記錄簿上記載了 47,943 個 QSO 接觸,其中包括 1,500 多個歐洲地區人士、525 個 OSCAR 業餘無線電人造衛星、167 個 50MHz 通訊 。看著通訊記錄簿上的資料一天天的增加,我們想起凱斯教授當年的話:「你們所從 事的遠征將永遠存在!盡量享受遠征的輝煌日子吧!」

    我們把無線電帳篷架在火山頂上,操作員們才發現,他們的位置遠離軍營及文明設施 。但是,無論如何,每個操作員可以休息一天,好好洗個澡,補充營養。操作場地沒 有淋浴設施,而且,火山灰不斷侵襲帳篷和鼻孔,環境簡直惡劣極了。

Pic 07
遠征探險的伙食以單調乏味出名。佳餚美酒要凱旋而歸才得品嚐。
Pic 08
如果遠征活動一開始,就有一排發電機不停的供電。怎麼可能會失敗?

    這次遠征探險最不幸的敗筆,在於食物的供應;我們非常驚訝,兩個裝載日常食品的 木櫃,居然只有玉米片、餅乾、和可口可樂,伙食實在單調乏味,每天只有這三樣東 西。遠征族雖然養尊處優慣了,但也了解在必要的情況時,必須將就當時處境。遠征 族永遠都會如此,永遠!

    我是第一個休息的人,因為即使我儘量把腿高舉在操作台上的電鍵旁,我的腿和腫脹 的腳踝,還是像彩虹一樣又紅又紫。所以,我這個老鳥再度進了急診室,這回可是身在 XF4 以及兩位醫生的照料下。他們處方是留在指揮官的房內,不要在火山口到處亂跑 。


獲得另一次勝利

Pic 09
指揮官坐著吉普車,衝上火山口的電台操作場地,來上實習課。當我們在空中介紹這 位新加入的遠征族時,線上所有等候的人都嚇了一跳。

    留在指揮官的住處,令人頗感寂寞,幸虧我帶著一台備用的 ICOM 無線電收發機和一 組小型電線式偶極天線,可以監看島另一端的動靜;當我突然出現在 RTTY 無線電傳 打字通訊時,造成一陣沸騰。

    就在我不順遂時,指揮官佛南度表現了真正的友誼。但重要的是,他對這次遠征探險 任務,表現出真正的興趣。雖然尚未成為 DX 遠征通訊的信徒,他已逐漸了解遠征千 古之謎,遠征族是業餘無線電的真正國際主義者,比其他任何活動更能提供接近真實 的友誼。

    我看著這位指揮官,注意到他的好奇心,腦海中興起了一個很好的主意;何不訓練他 成為 XF 島上的第一位當地業餘無線電操作者呢?於是,說幹就幹,我成立了一個只 有一位學生的執照訓練班。事情非常順利,因為佛南度懂得拼音,而且,他在空中不 改指揮官本色,很適合在 20 公尺波段維持大家的秩序。我教導他基本的操作技巧, 他馬上就可以實際行動。

    不久,指揮官就坐著吉普車,衝上火山口的電台操作場地,來上實習課,往後幾天, 他都來上機,幾乎變成日常例行的工作。當我們在空中介紹這位新加入的遠征族時, 線上所有等候的人嚇了一跳。我們把佛南度拉上火山上的帳篷,告訴他一個不可動搖 的事實:世界上有兩種業餘者,一種是遠征族,一種是希望自己是遠征族。

    正如大家現在所知,在這次探險之後不久,佛南度就拿到執照,從此以後,"XF4F" 一直在各波段上提供可靠的服務;北加州遠征基金會 (NCDXF) 在我們結束活動離開 的那天早上,還接收到 ICOM 735 收發機和 Cushcraft HF6V 直立天線從指揮官帳篷 發出的訊號。如果你曾參加過幾次探險,你就會知道,北加州遠征基金會是由 K6KQN 和其他幾位遠征弟兄,在 1972 年成立的,他們相信,比 DX 遠征更棒的,就是更多 的遠征,而且越稀有越好。永遠都是如此!


Pic 14
對遠征族而言,最高的地方最棒。我們這一趟也不例外;XF4L 一票人馬,成功地登上島上最高峰。

島上一遊

    雷維拉吉哥多群島位於墨西哥沿岸外 450 哩的海上,由三個小島和附近二塊岩石組 成。我們的電台所在地是索科羅島 (Socorro),長 24 哩、寬 9 哩。冒著煙的火山 頂標高 3,700 呎,有一營部隊駐紮島上,將墨西哥的漁業海域,擴展到太平洋。

    該島人口大約只有 150 人,社區相當自給自足,有學校、運動場、陸軍福利站、還 有一間二個病床的急診室、和其他許多設施。除了軍人以外,有許多家庭全員居住在 XF4。周圍島群每個月至少有一次補給船運補。港口就在軍營附近。

    一艘擱淺船骸散佈在崎嶇不平的海岸線上,索科羅島給人整體的印象是貧脊,聊無生 機。只有仙人掌和多刺的灌木,將褐色的火山沙漠增添些許色彩。島上的山頂是唯一 的觀光重點,很明顯的,在 N7NG 領隊、XF4F 嚮導下,XF4L 的隊員在爬向最高峰時 ,已把這個島最美的風景,一覽無遺。

    島上有一條路,以村子為起點,通過跑道,直走到雷達站,然後通到島的最北端。島 上只有一個交叉路口,分別走向機場和港口。在這裡,交通阻塞是不可能的,因為島 上只有兩輛卡車和兩輛吉普車。抱歉,只有一輛吉普車,因為必須記得將冷卻水箱加滿 水,吉普車才會合作,每走一趟,水箱都會乾掉。可是,我們忘了,因此,XF4 的運 輸能量減少了 25 個百分點。可憐的 OH2BU,他走了很長的一段路,才能回來報告吉 普車拋錨了。

Pic 10
這是島上的唯一交叉路口,迷路的機會只有百分之五十。W6RGG 找對了方向。
Pic 11
遠征探險者很少花時間研究大自然;不過,我們至少看見這個貧脊的環境,唯一的植物只有仙人掌和多刺的灌木。



Pic 12
每當遠征探險隊以當地軍方合著吉他獨奏為結束時,可以說遠征表演和與當地居民的關係都處得很好。
Pic 13
Luis (XE1L) 以墨西哥式的遠征姿態,在遠征活動將結束,而還有一大堆人繼續在呼 叫時,表現一個疲倦的探險者的處理方式。

傷心告別

    指揮官辦了一個歡送會,讓我們每個人都有點想家,但是我們也享受到所有樂趣。這 類歡送會確也是遠征活動的儀式,因為只有得道者參加。你可以在這種場合聽到遠征 族暢談美好的過去。

    我們每個人都淋了浴,換上乾淨衣服,等待佛南度的部屬準備的晚餐。冰冷的汽水喝 起來,當然比過去一星期在火山頂上喝的溫可樂好喝。秦可雅 (Leon Chincoya) 醫 生以吉他伴奏,為我們唱出美妙的歌曲。晚餐的最後一道菜是特別為這次 DX 探險而 做的 XF4L 大餅。

    要離開這個島嶼,這個許多遠征族夢寐以求的 DXCC 國家地區積分的島嶼,跟所有認 識到的好朋友說再見,是一件傷心的事,尤其是雷維拉吉哥多的指揮官,海軍少將佛南 度 (Fernando Quijano Garrido) 現在人盡皆知的 XF4F,他曾照顧我們,而且確保 了這次 DX 探險圓滿成功。


感謝所有的人

Pic 15
雷維拉吉哥多指揮官佛南度 (Fernando Ouigano Garrido),現在以 XF4F 聞名於他的遠征朋友之間。這位新誕生的遠征族所用的裝備是由北加州遠征基金會所提供。

    我們非常感謝墨西哥官方能發給所需的各種許可文件,讓我們在雷維拉吉哥多進行這 個多國的行動。我們也要在表揚 XE1NJ 和他的 DX 弟兄的努力,他們接受了挑戰, 證明了這次探險活動值得付出,且符合 DXCC 的認定標準。

    感謝你們,路易士 (Louis, XE1L) 和 XF4L 全體隊員,沒有你們,就沒有這完美且刺激的一星期。

    最後,我要對我的家人感謝,他們後來才曉得可憐的老爸,帶著全界最出名的扭傷腳踝撐到底。

    但話又說回來,DX 遠征族跟其他業餘人士不一樣。你必須相信,他們的想法不一樣 、操作技巧不一樣、甚至看起來也不一樣。一旦你成為遠征的信徒之後,就會開始了 解。同時,堅持下去,不要停止 DX 遠征活動。 END



雜誌目錄 依順序 雜誌目錄 依主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