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WHERE do we go NEXT?




第六回 實際演出 --
DX 探險運用實況


No.24   1994 Dec.   p58~66,   by OH2BH / Martti Laine
Book Cover


DX-PEDITION 能否成行的關鍵

    當我們花了龐大的經費,歷盡千辛萬苦,冒著極大的危險,經過數千哩之後,最後終 於到達了遠征地點,這就實現了我們的夢想:一睹稀有的遠征地點。緊接著下來的, 就是要立刻上台實際演出,而且要有精彩的演出,這樣才能餵飽那群數不盡、又飢又 渴的遠征迷。

    有點諷刺的是:遠征探險隊員會在抵達 DXCC 國家地區的那一刻,感受到最大的功勞 。然而到目前為止,卻連一個通訊接觸也沒做,雖然已經歷了勞累困頓的旅途,以及 數月來和官方來往的官樣文章,以取得必需的許可文件。除此之要,探險隊可能已經 花了許多星期去收集和整理所有必要的裝備,或套用戲劇界的話「道具」,以及把他 們弄到遠征的地點,也就是表演舞台。

    但是,表演和留給觀眾的印象藝術,以及成功的程度,還有待演出者本身來決定,這 就是遠征生活困難的一面。但話又說回來,一般的生活何嘗又不是如此。

    或許我們可以先來探討一下遠征探險表演的一些定律,我想這會很有意思。分析結果 一定可以告訴你,為什麼有人會選擇這一個遠征探險,而不是另外一個;為什麼成功 與失敗的定義,只是一線之隔,是什麼主宰著功敗垂成。為什麼某一個新 DXCC 國家 地區比其他國家地區更吸引人。與遠征探險實際演出相關的定律,可以決定是否第一 天就把那個稀有 DXCC 國家地區搞定,還是這遠征會變成你的一個星期的特別假。最 有意思的一點是,雖然演員們和觀眾們通常不十分了解或欣賞這些定律,但成敗的標 準,還是要根據這些定義得相當精確的定律。

    經過一些不幸的 DXCC 國家地區掠奪之後,餘波盪漾不已,美國業餘無線電聯盟 (ARRL) 也沒能採取任何應變措施。遠征通訊刊物上到處都是想要釐清因果關係的文 章,企圖在遠征線路的這一端或那一端,或者兩端,找出罪魁禍首。並且提出一套規 定或標準,來解決這問題。

    但真實世界有時比虛構的還要變幻莫測。也只有參與規畫、執行或在遠征探險隊參加 工作,才會了解我說這話的意思。因為唯有那樣,才能確保演員與觀眾產生互動,演 出一場精彩的表演節目,使得雙方心情愉快,以作為遠征族為榮。正如卡斯教授所描 述,遠征族就是:無所不知,有點自私,而且是業餘無線電的真正國際主義者。


牢騷在那堙H

    你必須先相信的事之一是,遠征探險使用的頻率是神聖不可侵犯,必須受到絕對的尊 重。只有忠誠、純正的遠征族才會了解這一點。不幸的是,任何業餘無線電收發機, 都可以讓你一不小心,就在遠征隊使用中的頻率上傳送訊號,或者被拿來當惡作劇, 生氣的時候故意使用它。遠征電台會使用宣佈的頻率,不會有例外,因此,選擇使用 頻率時,必須要非常小心。

    遠征探險隊的電台,只有在極端迫切需要的不得已情況下,才會偏離正式頻率,例如 ,已公告的頻率連續數小時一直受到干擾。但是,短暫的人為干擾並不會造成頻率的 更改,因為這種干擾雖然很強,但不會切斷對全世界各角落的通訊。公布的頻率必須 被視為刻在石碑上的碑文,是嚴肅的、神聖的,應該受到絕對的尊重。

    簡單的講,所有遠征隊的無線電操作,必須在已公佈的頻率上進行,以確保能有效地 讓別人找到,以及幫助遠征電台方便且有意義的追蹤。遠征訊號的存在,才能維持大 家對活動的信心,而且可以讓人對無線電波的傳導情況做觀察,以便掌握。

    在遠征時。甚至也允許在公告使用的頻率上,讓操作員和家人通訊接觸,這不僅僅是 出於需要面的考量,因為這不但可以使遠征活動更人性化,而且,還可以加深操作者 個人對前來遠征的這一片 DXCC 國家地區的印象更深刻。急性子的廣大遠征族必須學 習尊重這一類的接觸。但是,話又說回來,任何遠征探險,都不應以這類與家人通訊 接觸為目的。

    在頻率的選擇方面,國際電信聯盟 (ITU) 規劃出的全世界三大區域不同的副波段 (Sub-band) 配置,都應該認真考慮。例如,如果要考慮到美國電台,最好是選擇接 近副波段的上下邊緣頻率使用,這可以強調出來它的限制;遠征電台若選用某一個副 波段內的上下區段使用時,所遇到的通訊接觸量會比較小。

    在遠征刊物上公告即將開播的頻率,即表示對全世界的遠征族做了嚴肅的承諾。你必 須緊緊黏住那些頻率,而且在實際表演時,經常在那堨X現。遠征族幾乎對每件事都 有強烈的意見,其中有一點他們很堅決,那就是類似:『.023KHz 上的那一個 CW 電 台是否照其原先計劃呢?』


"SPLlT" 頻率要多寬才適當?

    PILE-UP 通訊必須是雙方都愉快的經驗,這就好比必須二個人才能跳探戈舞一樣,應 避免變成一種痛苦、無聊、而且失去控制的局面;這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問題,對不 對?實際上,你可以把它想像成市場上的一個小販,要有效率而且親切地服務數千位 蜂湧而至的顧客。假如情況失去控制,假如人們按捺不住,而且腎上腺素只會引起壓 力,使人們更加按捺不住,很顯然地,失敗的場面就會接踵而至。

    面臨如此具威脅性的未來,你做事必須非常謹慎而且有系統,同時要記住,整個表演 的成敗即繫於此刻。如何對市場的廣大群眾提供最好的服務,讓每個人覺得馬上就會 輪到他,而且大家都是按照次序?在一個詭譎多變的情況下,那就需要創意和適應能 力。

    雙頻單工的 SPLIT 頻率要有多寬呢?我應該選在那個頻率建立我的 PILE-UP 通訊? 或許最簡單的規則是:雙頻單工的 SPLIT 頻寬不該超過 20KHz。你必須在操作過程 的不同日子裡,在不同的副波段上,練習執行 PILE-UP 通訊,把它分散在好幾個地 方,並且要考慮到傳播狀況的問題。

    但假如雙頻單工的頻率不夠寬,這就像是窗戶開得不夠大,使得清理 PILE-UP 通訊 變成非常痛苦的事,你就應該選擇特別具有挑戰性的工作模式,依照呼叫地區來進行 ,或者依照國家或號碼,開始點名操作。在操作過程中,你應把雙頻單工的頻率縮小 ,而且假如一切順利,甚至可以在遠征探險的最後幾天,恢復到單一特定頻率操作。

    但是,請務必要了解並接受前面所說的窗戶內的操作方式。當某一波段沒有大量的通 訊進行中,或者只能在兩個區域間才能有效傳播,而且 PILE-UP 情況不會對全世界 造成干擾時,把窗戶開大,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應該記住的是,遠征族是業餘無線電 界的紳士,總是替別人著想,而且客客氣氣……有時候更是出乎料想之外的客氣。


雙頻單工的窗口 -- 向全世界開放的窗口

    千萬記得要標明窗口的上下限!絕對不可忘記。或許不必百分之百,但必須經常宣告 ,而且要明確。它是你在時間上的最佳投資。最普遍使用的格式像是:「調到 175 至 190 的範圍」。在 CW 上。也要如此做,無論聽來多麼長,多麼不可思議,還是 要打出「 UP 5 TO 15 」。(往上 5~15KHz 之間呼叫本台)

    有一件極重要的事必須了解,使用變頻單工操作時,在窗口內的 PILE-UP 通訊,你 的 VFO 選台旋鈕的動作要特別小心。道理很簡單,你聽了之後就不必費猜疑:「在 PILE-UP 通訊中的那些聰明傢伙,也就是你的觀眾,會嚴密注視你的一舉一動,而且 立刻抓住你的通訊模式」。不過,還是要小心為妙,因為 PILE-UP 通訊可能會變得 兇猛無情,利用每個機會隨時闖入。一場混亂可能隨時會出現。

    當你了解多數的呼叫者,尤其是使用大發射功率的遠征族,把他們自己放在變頻單工 頻率窗口的底端,第一個機會就來了。在一群近似瘋狂的呼叫者旁邊,你會找到一些 又大又肥的電台在呼叫,你應該把你的選台調到那個位置。你經常會發現在窗口的上 端,電台通常比較稀疏,但卻有一大堆電台在底端擠被頭。你只要宣佈「請調到 190 至 175 」,便可以輕易就把人群分開,原先人多的底端和人少的頂端就會互換位置。

    當 PILE-UP 情況持續不停的時候,你最好下一道特別指示,因為並不是每個電台隨 時都在呼叫你,只有那些特意等待你突然使出招術的電台,才會如此做。你要曉得, 這些人通常是遠征族的老前輩,而且經常是聰明的遠征族。大約 30% 的 PILE-UP 電 台總是在傾聽;如果遠征探險者養成習慣,明示他們的喜好,或是做些小暗示,跟 PILE-UP 電台宣告,收聽的比率或許會更高一點。雙頻單工頻率窗口是互動的,一條 雙向的街道;在某種層面上,你可以稱它為操作者的一面鏡子。

    如果你逕自去守聽一個你未指定的頻率,或守聽的頻率範圍不是當初指明的,那絕對 不是合標準的操作方式。這麼做會誤導 PILE-UP 守聽中的電台,而且有欺騙之嫌。 遺憾的是,甚至有些老經驗的遠征探險者,也養成這樣一個極俱爭議的操作習慣,而 成為他們的「商標」。絕大多數的遠征聽眾都會反對那樣做。任何電台,只要仔細聽 ,總是可以拆穿你這種行徑的。

    如果窗口內的通訊交通有時候不順暢,或不根據你的指示進行,這個時候,中止通訊 ,也是一個好主意。重新下過指示後再進行,有時候指示要堅決一點,或以你的創造 力,迅速想出一些有效的小動作,使混亂的場面平穩下來。

    作為一個 PILE-UP 通訊中的操作員,必須時時刻刻都有創造性。石碑上並沒有刻著 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法則要你遵循,或可以處理整個遠征探險時間內所有問題的公式 ,也沒有理由去發明這麼樣的一個公式。總之,是要以不變應萬變。


只取 W4 字頭為通訊對象

    當你面對一群不特定的觀眾,因舉足無措而感到失望時,而且每當你的選台鈕一移動 ,總是被數百個電台包圍著,甚至感覺出包圍的不只一層,世界各地透過不同程度的 電波傳播狀況的呼叫電台越積越多,這 PILE-UP 堆疊情況越來越嚴重,最後失去控 制,或變成一種不耐煩的情緒,這就是你該另想法子的時候了。

    把 PILE-UP 堆疊的通訊情況,用各種方法把它切成幾個區段,算是個相當大的挑戰 ,但是我們依然鼓勵你這麼做。當然,切割出來的電台數目比例,你要能充份掌握, 根據可靠的操作知識來判斷。

    正如我們在前面說過,分割一個 PILE-UP 堆疊的通訊是一件龐大的工作,需要類似 說話滔滔不絕的操作技巧。當遠征電台堅持只跟 W4 字頭的電台通訊接觸,要說服太 平洋西北地區眾多 W7 字頭的電台用同情心看待此一情況,的確是一件艱鉅的挑戰。 但是,這並非辦不到。完全在於操作者是否具備創意和令人覺得可靠的特性。

    風水輪流轉,W7 字頭的電台今天整個晚上都沒輪上,但是,明天此波段上傳播情況 對他有利的時候,就會輪到他。如果能說服 PILE-UP 堆疊通訊的所有電台,相信遠 征電台操作者的技術和判斷力,就很有可能按照呼叫地區,以非常精密且有效率的方 式,進行通訊接觸。

    所以,PILE-UP 堆疊通訊最好是以分區進行,而且,如果成功了,正在傾聽的電台也 會覺得自己參與了一個有組織的活動,是一件最愉快不過的事了。為了 PILE-UP 堆 疊通訊中所有電台著想,下面是分區進行通訊接觸的技巧:

  • 當我們清理某個國家或地區的 PILE-UP 堆疊通訊時,可以在一開始就先挑選出 使用小功率小天線的電台。那是公平而且合理。而且我們都知道,這些小手槍 ( 低功率電台) 的 DXCC 國家地區積分比較低,因此,更需要和我們這個電台接觸 。而大砲型 (高功率) 的電台,即使在路況變壞而且波段訊號變弱的時候,也是 有辦法聯絡得上。
  • 我們可以先把操作的對象集中在傳播狀況最好的地區,並且跟所有的電台接觸, 尤其是低功率族,如果他們還盡力地在嘗試爭取與我們通訊接觸的話。
  • 我們可以專心快速地,先和高人口密度地區的電台接觸,同時記得,每隔一陣子 ,留意一下人口比較少的區域的電台,或者是傳播狀況快要消失的區域。
  • 當你按照國家或呼叫地區和各電台接觸時,便可以利用每一個地區特有的操作特 性,把操作效率發揮到最大。跟遠距離的弱訊號電台接觸,當然與跟訊號強的當 地電台接觸有所不同,因此要考慮不同地區的不同操作文化。

    按照區域接觸的通訊技巧,也可以用在 CW 上。韋恩 (N7NG) 經常把那種方法的好處 發揮到最大。處理一個以地區為基礎的 PILE-UP 堆疊通訊,對遠征探險隊操作者及 呼叫的電台來講,是一件辛苦而且能學到東西的工作。它可以給你一種特別的滿足感 ,這也正是遠征迷人之處;因為雙方的 PILE-UP 堆疊通訊成敗的最後尺度。還是看 你能做多少通訊接觸而論。這堜珧Q論的方法,可以減少長而乏味的持續呼叫時間。 但話又說回來,DX 遠征只適於身強體壯,個子最好跟天線架一樣高,不會對調整頻 率感到疲倦,而且是每一個 PILE-UP 堆疊通訊中第一個出現的人。

    我必須告訴你一個有啟發性的活生生故事,時間是我在費雷斯諾 (Fresno) 參加呼號 "3Y5X" 的波維特 (Bouvet) 遠征探險時。在年底夏日假期的第四天,"Six X-ray Japan" 仍然精力充沛地重複著他呼號的數字和最後兩個字母音讀。經過漫長,而且 不好過的四天以及許多次 "Six X-ray Japan" 的呼叫,他家堭筐鴗@通電話,吃了 不少苦頭而且疲倦的太太對著電話說:『培利 (Perry) 在,但沒辦法接電話。』同 時,她問打電話來的人,當地的學識淵博之士,『我老公已經連續第四天對著麥克風 喋喋不休地唸 "Six X-ray Japan",那是什麼鬼玩意?』這是件真實的故事。

    的確,一小時又一小時地呼叫,無異於浪費精力;即使是鄰居的立體聲音響,一直重 複播放也會疲勞,更不用提那位鄰居本人。按照地區呼叫或許是一個頗吸引人的替代 方式。那位弗雷斯諾地方上的遠征族,最後的確跟 3Y5X 電台連絡上了,不過,他已 經完全筋疲力竭,沒辦法消受這勝利的時刻。

    相反地,我會在一個遠征聚會上,碰見一位低功率愛好族前輩,他因為被功率大的兄 弟們踩在腳底下,連一個通訊接觸 (QSO) 也沒辦到,但還是喜歡那種遠征時有系統 的操作風格,在他看來,他們是以這種方式才可以獲得最好的成績。

    想想看;遠征探險的最高目標:雖然一個通訊接觸也沒有做到,但還是沉浸在這場表 演中!儘管以悲劇收場,觀眾還是能獲得滿足。或許你不須整天像那位 "Six X-ray Japan" 那樣的一直呼叫,但有些遠征族,卻是怎麼呼叫也不會累,精神永遠飽滿, 富有耐心、而且年高德紹!

    為了有助於按照區域號碼作通訊接觸,左側的表按照地區號碼,列出了美國和日本持 有執照的電台所佔該國電台總數的百分比;另外也包括一些歐洲國家的資料。這些數 字僅代表一般趨勢,因為遠征受歡迎的程度,在每一個國家都不一樣。PILE-UP 堆疊 通訊跟持有業餘無線電人員執照的數目,並沒有直接的關係。

W1 W2 W3 W4 W5 W6 W7 W8 W9 W0
6% 9% 6% 19% 10% 15% 10% 9% 8% 8%
美國電台佔全國總數的百分比,1991 年(資料來源:CALLBOOK),總計:494260

JA1 JA2 JA3 JA4 JA5 JA6 JA7 JA8 JA9 JA0
33% 11% 13% 7% 3% 9% 9% 8% 3% 5%
日本電台佔全國總數的百分比,1991 年(資料來源:JA1BK),總計:1027101

德國 英國 西班牙 義大利 法國 荷蘭 瑞典
59000 55000 37000 27500 16700 14000 12500
丹麥 芬蘭 比利時 葡萄牙 愛爾蘭 希臘 盧森堡
10100 4700 4500 2500 1600 900 350
部分歐洲國家的電台總數,1991 年,(資料來源:ON6WQ)



遠征探險的通訊技巧

    有一點或許必須指明,大家已經建立起來,而且都很熟悉的通訊接觸模式,總是以相 同的形式重複著;使用這種方法應用在所有在 PILE-UP 堆疊通訊上,大多數人都會 接受,而且可以得到更多的通訊接觸。它只是一種實事求是的方法,很容易了解。如 果通訊模式經常變來變去,而且採用一種模糊、走捷徑或容易忘記的通訊接觸模式, 這對呼叫的電台本身,有如一塊紅布條,將會使一些電台有如鬥牛一樣,造成無效的 通訊接觸。

    對遠征探險隊操作者來講,同樣有如紅布的是只有發出呼號字尾,或只給出幾個不完 整的呼號代碼。這個問題應是起源於逐漸出現的遠征通訊網或一種逐漸流行起來的草 率作風,也是部份通訊比賽操作者典型的作風。就遠征探險族的通訊接觸而言,不但 要口齒伶俐,而且更要有精確的操作風格,應該避免人為或虛假的草率做風,或無效 的通訊接觸。

    在每一次通訊接觸,不管是 CW 或 SSB,你都必須確認對方的電台完整呼號,而且, 你的時間應該和對方同步。呼號當然可以一次送出或分成幾個部份,但重要的是要讓 PILE-UP 堆疊通訊中的所有電台都聽得明白,而且讓對方有機會確認遠征探險電台操 作者所記錄下來的呼號是正確的。假如操作者沒有發出呼號,或者呼叫台沒有聽見遠 征電台的正確呼號,勢必造成無效的通訊接觸。

    遠征電台傳送完整的呼號,甚至經常不厭其煩地重複,將會確保一個有實質內容的演 出。要有二個人才能通訊接觸,就像跳探戈舞一樣,記得嗎?所以,通訊接觸的成敗 與否,雙方都有責任。呼叫台經常被指責要對無效的通訊接觸負責,而遠征探險隊操 作者因通訊記錄簿上登記錯誤或忘記登記,也該負起責任。然而,在所有的通訊實例 中,雙方都有責任,不是共享通訊接觸的喜悅,就是同感無效的遺憾。

    千萬要確定,遠征探險應該把操作的基礎放在定義明確,而且被普遍接受的通訊接觸 技巧。如果操作者希望 PILE-UP 堆疊通訊中的人要遵循某些規定,就應該在遠征通 訊時,明白地表達,而不是在事後對 PILE-UP 堆疊通訊中的人大加譴責。

    每一位遠征探險隊員應該隨時把神奇的遠征鏡子帶在身邊,有時候拿出來照一下。 PILE-UP 堆疊通訊精確地反映了演出的遠征探險隊員。通常,操作者看起來就像他的 PILE-UP 堆疊情況,至少在幾乎沒有辦法掌控的時候,更是如此。但是,一定有人會 說,不要再吐你的「金玉良言」,請把遠征通訊控制好,以免我們錯過。
Pic 1
這是阿陀斯山上的聖壇。我們成功的說服僧侶,發給我們操作許可證。

    我還可以生動地記得我和艾禮士 (Aris),一起使用 SV1GA/A 的呼號進行遠征探險時 ,在阿陀斯山 (Mount Athos) 所發生的插曲。SV1GA 在一小時內至少會對 PILE-UP 堆疊通訊送出二次長篇大論,然後拔掉電源開關,逕自 QRT 關機。但是,他會很快 又回到電波上。既然已經跋涉那麼遙遠的路途來到這裡,我們這些可憐的人,除了面 對混亂無序的 PILE-UP 堆疊通訊外,還能怎樣?

    然而,沒多久,艾禮士就了解到,面對 PILE-UP 堆疊群眾說話,你必須口齒清楚, 有教育性地,而且有建設性地,就像對小孩子講話一樣。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和他們 和樂相處。但是,PILE-UP 堆疊通訊情況再次囂張起來,艾禮士必須關機。有時候, 我真想跑出電台帳篷,逃到附近的修道院去。

    在 PILE-UP 堆疊通訊中的人,可以做些事和遠征探險電台取得妥協。疲倦、飢餓、 一整個星期沒有淋浴或洗熱水澡的操作者,通常很容易發脾氣,尤其當他被島上的蝨 子咬到,並且發現它們躲藏在身上最隱私的部位時,那有不容易生氣的道理。
Pic 1
我們現在能讓大眾相信實際開播將在何時嗎?或者,我們只會引起吵鬧和混亂呢?

    在這安靜且敏感的時刻,遠征探險電台很容易失去場面控制能力,反客為主。那種微 妙的場面,觀察敏銳的戲迷都能感覺得出來。但更重要的是能夠瞭解各種情況,讓 PILE-UP 堆疊通訊沒有太過發狂的餘地。如果有人能提醒,或者換一個散發活力的操 作員,是可以避免這種事態發生。但只有少數遠征探險能夠在每次需要時都能順利找 得到生力軍。


QSL 卡片處理及數字統計

    在許多案例,遠征探險電台都要設置 QSL 卡片經理人,而且經常有多位操作員一起 參加遠征探險,至少在稀有國家做大型探險時都是如此。QSL 卡片經理人最好登記下 所有有問題的通訊案例,並向遠征探險隊隊員回報。所有的問題卡片都有一個重要故 事可說。每個故事都應該仔細地分析,以作為下次遠征探險時的改進參考。

    在遠征探險電台的記錄簿上,「未登記」或記載錯誤的呼號,可以看出送 QSL 卡片 的人和遠征探險者的許多事情。你經常可以聽見許多遠征族嘆惜,「未登記」的比率 過高,而其他人也從來都沒收到遠征隊的卡片寄回來。遠征探險者和遠征族的種類畢 竟很多。

    就有效的通訊接觸來講,據實回報通訊記錄的情況給堅持要 QSL 卡片的電台,也是 合情合理的。其方法是列出一份所有「未登記」或記載錯誤的名單,或者不要把通訊 接觸確認標籤貼在 QSL 卡上,而是附在信封內。

    有效的通訊接觸可能成為一種生活方式或瘋狂的運動,因為有些遠征族似乎很喜歡向 其他呼叫者誇示力量。但是就遠征探險可用的寶貴時間來講,卻會帶給仍在靜候著和 那遠征電台做第一次接觸的當地低功率電台很大的麻煩。在一篇討論這個問題的文章 中,我會公佈一個叫「痛苦的 WØ」的呼號,他會從某個遠征地點,在 10 米波段以 SSB 話務和我接觸過七次。他大概真的是在經營保險業吧。

    遠征探險者在任何時候,都能單向地對他的 PILE-UP 群眾說話,但 PILE-UP 的群 眾要如何跟遠征探險者說話呢?這個嗎,雖然我們不鼓勵在一個重要的探險行動正如 火如荼地展開時,在空中談天說地;你隨時可以用他們在電台聯絡簿 (CALLBOOK) 上 的地址,和他們取得聯繫。

    說實在的,把一封長信跟你的 QSL 卡片一起寄去,一點也不值得;但是,寄到操作 者的家堙A一定會讓他很高興,如果你希望他也與你分享興奮或沮喪的話。無論表演 是多麼傑出或精彩,演出之後遠征探險者從觀眾得到的回饋實在太少了。那個「下次 遠征你要去那裡?」的問題,經常留在遠征探險者的耳際,但是,真正的議題和坦誠 的意見,卻非常少見。

    如果你對 QSL 卡片經理人的處理方式感到相當失望,或者你的有效通訊接觸未被登 記在記錄簿上,何不寫個紙條給操作者本人。他會很高興知道有這回事,通常他都會 保留原始記錄,以處理類似的問題。

    當然,要知道是那個操作者在那個時間送出接觸訊號。你就必須知道那個遠征探險隊 上有那些操作者,這也是一大挑戰。但難道這不是個合理的提議嗎?我們談的是一個 對你來講很重要的表演。你應知道今天晚上演出的演員陣容,無論它是悲劇或喜劇。 假如你真想好好幹的話,你就會突破一切困難,去欣賞這場表演。《第六回完》 END



雜誌目錄 依順序 雜誌目錄 依主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