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WHERE do we go NEXT?




第 4 回 初戀的島嶼 --
「安諾本」的故事 (上)


No.22   1994 Oct.   p60~67,   by OH2BH / Martti Laine
Book Cover


為「安諾本」爭得 DXCC 一席之地

    如果缺少安諾本島 (Annobon Island) 的故事,這本書就不夠完美。就該次探險的意 義來講,它是我真正的初戀。而誰會忘記自己的初戀呢?直至目前為止。我還經常回 憶起那段甜密的時光。當然,該次探險已達成了一個相當有野心,而且嚴肅的遠征探 險,同時也為 DXCC 名單增加了一個新的國家地區。我們這次探險的目標,說得具體 一點,就是要在 DXCC 名單上,為安諾本爭得一席之地。

    在當時,赤道幾內亞的總統,奎馬 (Don Francisco Macias Nguema) 閣下,是我們 的偶像,因為在他的允諾之下,這個新的 DXCC 國家地區,才得以問世,但後來卻證 明了我們打交道的對像,是非洲最殘暴的統治者之一,而且,這一次的經驗,讓我們 冒了最大的個人危險,是過去數十次到世界各角落探險,所未曾有過的。

    但是,就如史書會告訴每一位有理性的讀者一樣,有企圖心的遠征族不應該依賴傳統 的外交行為模式。大家經常說,遠征族與眾不同,外表看起來不一樣,思想也不一樣 。我想,這就是他們之所以成為遠征信徒的原因。

    或許是遠征族這種誠懇、開放的做法,以及果決、勇敢的行動,令那位殘忍的非洲暴 君,留下很好的印象,這最終還是讓每位遠征族的夢想實現,3CØAN 電台也 開播了。這次遠征,還拯救了二個年輕遠征族的生命。

Pic 1 安諾本遠征的 QSL 卡,下面為卡片背後的說明:

    「安諾本」島位於赤道南方,離佛南度玻約 400 浬,離非洲大陸約 200 浬。島上沒 有船務往來,1400 位居民主以漁業為生。全島約 4 浬長,是個火山島,山多且高, 有三座主峰。在大西洋的藍色海洋的沖洗下,San Antonio 村周圍有道漂亮的白色沙 灘,氣候宜人,因此有「天堂島」之稱。

    我們是搭乘達荷美空軍的四人座小飛機抵達安諾本,Tognisso 中尉勇敢且技藝高超 ,在濃霧中,憑著一只羅盤,唯一的儀器,降落在雜草叢生的「跑道」上。當地所有 的居民都出來熱誠迎接,我們是第一次抵達該島的外國觀光客。

    業餘無線電玩家多年來的夢想終於實現,安諾本終於發出無線電波。而沒有下列人士 的傾力協助,此行計劃不會成功:芬蘭大使 Mr. Montonen 及使館秘書、芬蘭駐馬德 里大使館 Mr. Inki、PY2PE、DJØKQ、EA4JL、EA4LH、F9RM、K6LOM、W6AOA、 TY1ABE 、OH2DT、OH2QV、OH2SF、OH3XZ、I.N.D.X.A.。

ISLA DE ANNOBON, ATLANTIC OCEAN
3CØAN
日期:6~1O, July 1971
操作員:Martti Laine/OH2BH, Ville Hillesmaa/OH2MM

圖為 Santonio 村,我們在那兒作了 7,500 次通訊接觸。




Pic 2
左起:一起前往安諾本的 Ville Hiilesmaa, OH2MM、提供支援計劃的遠征前輩 Armas Valste, OH2NB、作者。

遠征族發展出真正的國際友誼

    安諾本探險還證明了另一件事,那就是遠征族比其他業餘活動的愛好者,更能發展出 真正的國際友誼。遠征活動所聚集的都是行家,他們總是尋找更多的遠征活動機會; 有低功率愛好族,不過他們仍舊憂慮,自己是否有足夠的本領。以及 QSL 卡何時會 來;而在幕後,還有一群叫做遠征前輩的菁英,有力量及潛力,提供有趣而且終生的 友誼。

    同行前往安諾本探險的同僚是維勒.海烈斯瑪 (Ville Hiilesmaa, OH2MM),他在年 輕時就投入遠征活動,是我年輕時的友人之一。我們結合彼此的力量,共赴前線遠征 探險,一起經歷了一些成功的喜悅和失敗的悲劇,我們之間,也建立起終生不渝的友 誼。數十年之後,當我們有機會再從事遠征探險時,更覺得這種友誼的珍貴。也只有 在這友誼基礎上,才能構成未來更多探險,以及在遠征中,共享美妙的經驗。


罹患瘧疾,好事多磨

    3CØAN 遠征探險,發生在作者和他的小女友,二個充滿幻想的小孩子,正在 熱戀之時。但是,他們的愛情在有結果之前,必須先經歷,遠征族是與眾不同的,而 被認為是一個正直的遠征族,或者,身為業餘無線電男的真正國際主義者的一分子, 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每當我回顧早年的情況,記憶最深刻的是,安諾本的探險結束,而我卻得了嚴重的瘧 疾,躺在赫爾辛基大學醫院的那一段時間,差一點害我們這對情侶天人永別;當時, 遠征活動正處於興盛時期,非常有活力。但是,麗娜必須接受,遠征族真的是與眾不 同,也就是說,只有一個遠征族,才能了解另一個遠征族,也只有遠征族才能了解, 什麼叫做遠征。


Pic 4
這是安諾本島上的主要街道,在我們登島的三年多前,西班牙人已經撤離,不再有新建築。

歡迎蒞臨安諾本 -- 3CØAN

    南大西洋上的安諾本島,多年來一直激發業餘無線電玩家的幻想。因為該島地理位置 的關係,它完全符合 DXCC 國家地區資格的嚴格標準。以前,唐.米勒 (Don Miller)、高斯.布朗寧 (Gus Browning) 和其他人,會不斷嚐試進行一次前所末有 的安諾本探險,但最後都沒能成行。

    安諾本和佛南度玻 (Fernando Poo),以及本島上的里奧慕尼 (Rio Muni),截至 1968 年為止,還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在佛朗哥將軍的慷慨同意下,這些殖民地於 1968 年 10 月獲得獨立,成為目前的赤道幾內亞。隨時注意世界大事的遠征族,逮 住了這個機會。

    儘管到目前為止,所有組成遠征探險隊到那個地方去的努力,都被西班牙當局拒絕, 甚至連西班牙人都不被允許到那裡去玩業餘無線電。由於我們這群有經驗的遠征族, 不肯向現實低頭,我們就擬定了一個詳細的計劃,準備到那個新獨立,隨時可以加入 DXCC 國家地區名單的國家,進行一項大型的遠征行動。

    但是,誰有膽量去面謁神秘的非洲統治者呢?不過,在另一方面,他們也許會比昔日 的殖民地主人還要友善也說不定。芬蘭的遠征迷決定接受挑戰,因為,只要有機會為 全世界的業餘無線電社團服務,芬蘭人從未退縮。我們流血流汗,克服一切困難,最 後終於成功了!DXCC 名單上,現在還閃亮著那顆非洲寶石 -- 安諾本島。簡單嗎? 一點也不!!


先期準備

    把安諾本搞上無線電的計劃,一開始是跟艾馬斯 (Armas Valste, OH2NB) 一起討論 的,他是芬蘭遠征活動的大老,他也連絡了一些經常出力幫忙的西班牙同好。翌年年 初,我們就把簽證申請郵寄出去,解釋了這趟旅行的目的 -- 在赤道幾內亞進行一次 業餘無線電的活動 -- 該國獨立以來的首次類似活動。

    當時的赤道幾內亞在海外另設立一個外交機構,位於馬德里的大使館,我們的申請書 也是寄到那裡去的。很快的就從馬德里方面得到答覆,要我們說明此行的目的。

    真是的,好像是給了這個理由,又會引起另一個要說明理由的問題。後來我們突發奇 想,也許大使館官員沒有機會練習英文課的作業。於是,所有文件又寄了一次,這一 回,我們用西班牙文回覆。

    從馬德里來的第二次回覆,差點把我們笑死,那個公文很明顯的是用一台又老,又舊 的打字機打出來的,有些字母完全不見了。無論如何,這次覆信答應在我們預定四個 月後的啟程日之前。盡快把簽證給我們。

    在啟程日之前的幾個禮拜,為了讓我們的夢想實現,我們快馬加鞭,做好各種準備。 各方的關照和推薦信函,如洪水般湧向馬德里大使館,而芬蘭駐西班牙代表更是每天 打電話過去。有時候似乎這項遠征探險成了新近獨立的赤道幾內亞建國以來所面臨的 第一個大麻煩。「明天!就快了!就快了!」……,眼看著出征的日期都已過去了, 西班牙馬德里大使館方面,還是沒有肯定的答覆。

    我們當然不會就此放棄。按著,OH2NB 和 OH2BH 飛到馬德里去當場看個究竟。不是 說已經答應給簽證,為什麼還不發呢?


第 6、7 號觀光簽證

    我們經常在赤道幾內亞大使館的會客室,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事情卻不見任何進展 。幸虧在芬蘭大使館官員的協助之下,幾內亞總算開始動了。芬蘭大使在這件事上, 使盡了渾身解數,問題才終於解決,一切應該沒有問題才是。

    一個看上去拘謹的幾內亞大使館官員,發給我們二份觀光簽證,第 6 號和第 7 號, 但不保證可以進行業餘無線電活動。不管怎麼樣,那位官員在簽發簽證的時候,對我 們此行的目的完全了解。所以,我們決定試試看。

    OH2MM 帶著所有的無線電裝備抵達西班牙,拿著簽證,做了所有必須的預防注射,我 們只剩機票還沒買之外,一切都就緒了。該是在芬蘭大使館雞尾酒會上跟 OH2NB 道 別了,艾馬斯做好所有空前未有的安排之後,也回到赫京去了。


Pic 3
安諾本的冒險活動就從這條跑道降落開始。

再會吧歐洲

    我們在西班牙碰到過各種複雜的問題,還好在 EA4LH 和 EA4JL 的協助之下,問題都 解決掉了。這兩位傢伙是真正具有火腿精神的人。

    六月二十日,我們等待已久的出發日,終於在明亮的陽光和藍天的破曉之下來臨。我 們就要登上一架老舊的西班牙航空 DC-8 客機,展開六個小時的飛行到佛南度玻 (3C) 去。延誤數小時之後,這架四引擎飛機才起飛,飛越北非後,在聖塔伊莎貝爾 的短跑道著陸。我們的心情錯綜複雜,因為我們一點也不知道在前面的是什麼。我們 過去曾碰過一大堆問題。

    DC-8 在柏油跑道上順利滑行著,我們終於下機,站在獨立的赤道幾內亞的土地上, 準備在這裡開始前所未有的業餘無線電活動。這裡空氣黏黏的,由於不適應高溼度的 氣候,不一會兒我們已汗流浹背。那時正是當地的雨季,不過我們並沒看出會有傾盆 大雨的跡象。


令人想打道回府的海關

    填好各種入境文件之後,我們看到的是一排表情嚴肅的海關關員。看了他們辦事的方 式,我真想搭飛機回老家去,可是為時已晚。大約有十來個關員過來搜我們的行李, 沒有一樣東西可以逃過他們帶有懷疑、及侵犯的眼光。我們的旅行文件似乎特別引起 他們的興趣。

    最後他們竟然扣押我們所有的文件。他媽的!我們需要那些文件,否則這次行動必然 失敗。「總統要看一下你們的文件,明天早上還給你們,」一位操著流利英語的關員 說。什麼?總統?那總統一定是很嚴肅的傢伙。我們心忖著,不過,能有這樣的開始 ,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Pic 5
在任何一個港口接洽租船,是一件有趣又有教育意味的事;但是,安諾本的執政當局卻禁止我們行動,多少錢也不願出租。

聖塔伊莎貝爾和七天的辛苦通訊

    我們的旅館位在如詩如畫的聖塔伊莎貝爾 (Santa Isabel)。這家西班牙式的巴夏 (Bahia) 旅館是這島上唯一旅館,相當舒適宜人。沿岸棕櫚樹蔭下的餐廳,是巴夏幽 雅的特色之一。登記妥當,我們自己走到頂層的房間,便筋疲力竭地往床上一躺。

    至於我們的無線電收發機設備呢?經過海關嚴格的搜查之後,我們想都不敢想。裝備 還留在機場,我們期待撥雲見日那時刻的到來。

    等到隔天早上,我們並沒有看到文件的蹤影。我們必須想想辦法,於是決定探聽一下 狀況。下一班回歐洲的飛機是在一個星期之後,但是全世界都期待我們在無線電波出 現。我們會不會搭那班飛機回去?或者甚至我們離開得了嗎?抱歉,此時,我滿腦子 又回到那段充滿戲劇化的日子。

    很意外地,我們發現鎮上有一美國大使館。「我們進去碰碰運氣,老美一向是我們的 朋友」,我們心裡都高興著。代理公使厄多斯先生 (Alfred ErdoS),很慷慨地在辦 公室接見我們。我們向他解釋目前狀況,並且對此行的目的據實以告。

    沒等我們話說完,這位外交官像抓狂似地說:「什麼!!!??我有沒有聽錯?在這 裡搞無線電通訊?你們一定瘋了!立刻搭下一班飛機,盡快離開這裡,這裡的警方檢 查所有的電報,所有信件必須在郵局拆開檢查,所有的白人,都被警方密切監視著」。

    厄多斯拉下他辦公室的百葉窗,顫動著,汗水直流,叫我們到後門出去,幾乎要把我 們推出到街上,「再見啦,厄多斯先生」,我們試著在他用力關上門之前,同他喊再 見。這位外交官很明顯的想擺脫我們,不願協助我們這趟遠征之行。

    就在談話的過程中,我們聽到兩個瑞典人的名字,於是就立刻去找他們。這兩個人是 替國際電信聯盟 (lTU) 工作的,來這裡訓練當地的人員。隔天早上,我們二個芬蘭 人,加上那二個瑞典人,一起衝到內政部去。貝貝先生 (Pale-Pale),是該部門的高 級官員之一,他接見了我們,而且,耐心地聽完我們解釋。

    雙方的交談十分短暫,而這位不悅的文官,做決定的時間似乎更短,貝貝先生斬釘截 鐵的說「不可以!」,他似乎天生就習慣給這種答覆,當場把我們一切的努力給制止 住了。遠征探險就此打住,於是,我們便把剩餘的精神,轉投到如何離開這個國家。


緊張的一刻

    但是,事情並沒有結束,這只是開始而已。正當我們沿著美麗的棕櫚街道,漫步在聖 塔伊莎貝爾,一輛陸軍吉普車駛來。停在我們身邊,車上跳下三個軍官,他們示意我 們上吉普車。我們的故事,是否就這樣,殘暴而悲哀的劃上句點呢?

    去年新春,在伊莎貝爾的新年慶祝活動的畫面,立刻浮現在我們的腦海。根據那兩個 瑞典人的說法,已經有三個白人在大體育場,被作為祭神的犧牲品。似乎,非洲人又 為下一次的祭神慶典,抓到二個倒楣鬼。

    然而,我們鬆了一口大氣,這些軍官只是透過通譯,跟我們談了幾句話,然後就開車 送我們回到旅館。當通譯把海關扣下的文件,交還給我們時,他也向我們轉達了總統 的問候,希望我們有一個愉快的假期。軍官們和我們握手之後,臉上還帶著微笑離去。


Pic 6
安諾本的計劃就是在這座「總統府」的宮殿裡定案的。

總統親自批准無線電操作許可

    現在,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總統他好像完全忘記了業餘無線電遠征這回事?我們就 草草寫了幾封信,然後帶到總統府去,經過一陣搜身之後,一位官員叫我們到會客室。

    正如前述非洲當地的習慣,在經過二個小時冗長的等候,最後禮賓司司長才接見我們 。我們把信件畢恭畢敬地交給他後,就回到旅館去,等候總統的答覆。在途中,我們 順便到機場空運倉庫去探視裝備,仔細查看裝備是否有被打開過。我們抵達此地已四 天了,一天比一天刺激。

    到了星期三,事情總算開始有了起色。總統府送來一張請柬,要我們立刻過去一趟。 一等又是幾個小時,不過我們已經習慣了,禮賓司司長正式宣告,總統已經批准業餘 無線電許可證,我們可以在隔天早上去拿文件。哇塞!我們再度回到旅館,這回可是 精神充沛。

    那晚,我們整夜輾轉悱側,因為似乎幾個小時之後,就要開始遠征探險,我們一大早 起來,就衝到總統府拿許可證,它保證我們可以得到一切合作。此外,他們要我們向 電信局和內政部報備。到內政部時,先前認識的貝貝先生,為他魯莽的言詞道歉,滿 臉帶著笑容。我們跟他握手言歡,心裡想著,寶貴的一天又過去了。

    星期五一大早,我們便出現在電信局,準備會晤該局主要部門的主管馬蒂斯先生 (Mateus)。一直到太陽下山,我們才有機會向馬蒂斯說明所有關於我們的裝備和無線 電頻率的事。這位 -- 臉茫然的電信官員,也是首次聽說,國際電信聯盟 (ITU) 已 經撥了一個 "3C" 字頭的呼號,給新獨立的赤道幾內亞。無論如何,在總統的命令之 下,他迅速發給我們呼號,這使其他業餘無線電愛好者也能跟進。

    機場海關星期五沒開門,因為全體職員休假一天。我們跟馬蒂斯先生安排在隔天早上 ,我們去拿寶貴的裝備時,再跟他會晤一次。我們要離去時,我們這位電信局友人嘆 稱,當地沒有人玩業餘無線電,否則我們就可以在空中接觸,他認為我們只有 200 瓦的輸出電力,歐洲大陸絕對收不到。

    他們輸出功率 5KW 的廣播電台,做長距離廣播還是有問題。原來如此,我們就留給 馬蒂斯先生去用點腦筋好了。他還不曉得,有時候人必須相信一些自己還不懂的事… …要懂得這道理,必須先是一個信徒才行。《第四回完》 END



雜誌目錄 依順序 雜誌目錄 依主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