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WHERE do we go NEXT?




第 3 回 今天的 DX 觀眾和演員


No.21   1994 Sep.   p68~73,   by OH2BH / Martti Laine
Book Cover


人材濟濟的 DX 遠征族

    DX 遠征依舊非常有活力,跟數十年前一樣,而且不斷地征服業餘無線電界。所有遠 征的輝煌日子和遠征的神秘,當然也包括千古神秘,都是一代代相傳,所改變的只有 遠征時相關的技術和工具而已。

    遠征通訊一直具有異國神秘情調,雖然今天的通訊接觸是在我們現代的環境以及當代 的生活的指引之下進行的。今天的遠征族深知他們的力量會出自何處和責任所在,當 業餘無線電在我們多變的社會中,找到新的定位時,因為被他們所喜愛的遠征嗜好所 深深吸引著,他們集結的規模也比以前更大。

    每當業餘無線電組織中,幹部的空缺被遞補上時,就會有更多的遠征人才出現。以美 國業餘無線電聯盟 (ARRL) 為例,組長的主要條件之一是,要擁有 300 個以上被承 認的 DXCC 國家地區的通訊成績。而副組長也要有 200 個 DXCC 國家地區成績;在 康乃迪克州神聖的聯盟總部的職員也是一樣,更不用說管理國際性質的國際業餘無線 電聯盟 (IARU) 和各地分會的幹部了。或許唐.謝區 (Don Search) 不久就會獲得史 丹佛大學授予榮譽博士學位;而且,DXAC 也會被納入聯合國安理會之下。


在日本召開的DX大會

Pic 1

    說正經的,有一次我在日本,參加一個重要的遠征愛好者聚會,坐在我旁邊的是日本 業餘無線電聯盟 (JARL) 會長,原昌三 (Shozo Hara, JA1AN) 先生;傾聽他訴說日 本那個遙遠帝國的遠征通訊發展情形,實在很有意思。知道他們把遠征活動以及如何 執行遠征,列入他們國家的基本業餘無線電訓練計劃之後,我頓時覺得又高興又安慰。

    難怪日本人在處理 Pileup 訊號時的優秀技術,處處受到稱讚。在他們的心裡,深烙 著「等候」 (Standing by) 的訊息,正如同他們對「 CQ DX 」呼叫,非常熟練一樣 。整體說來,日本人絕對不會在遠征通訊頻率上,做出一些古怪的行為。

    東京遠征聚會的那個週末,剛好有十幾項其他的重要業餘無線電活動,但是,JA1AN 認為主持論文宣讀的開場儀式,以及聽其他遠征族的演講很重要。出席者盡是穿著最 體面服裝,這些屬於日本高階層的遠征兄弟,他們彼此歡聚一堂,品嚐的也是最好的 美酒,更不會忘記誇耀,他們最近是如何成功地處理掉一個大的 Pileup 通訊,並且 彼此交換所缺少的 DXCC 國家地區資料。

    JA1AN 為什麼會選擇這個特別的會議,以及這個特別的週末呢?他說:「因為這群人 代表了日本業餘無線電的力量;既然如此,很明顯的,我應該出席他們的聚會。這些 人身上都具有神奇的力量,那是我非常重視的一點;而且,唯有這神奇的力量,才能 建設起非常穩固的基礎,它有利於未來。」

    JA1AN 的訊息很清楚。在這裡,我們看到的是一位日本百萬名業餘愛好者的代表,談 論著會被一些普通遠征族輕描淡寫的事。JARL 會長無疑也是一位遠征信徒,而且在 下一場由 JF1IST 主講的演講裡,他以典型的日本式打坐,專心沉思著。主題是大鳥 島 (Okino Torishima),以及如何讓它重返 DXCC 國家地區名單;他們曾在該島慶祝 過 JARL 的紀念日。


今天的遠征族

    那麼,當前的遠征兄弟的力量會是來自何處?我們這些遠征兄弟無法以技術突破,來 震驚全世界,因為他們仍然效忠於定向天線先驅,八木博士 (Dr. Yagi)。他們會 利用對方付費的電話,四處詢價,以訂購需要的東西,雖然唯一知道的數字是天線元 件的數量,和當地的營業稅而已。

    另一方面,今天的遠征公民,經常代表了社會的最高階層,他們經常主導現代科技的 突破。遠征族已經深入世界各行業的權力核心。當美國太空人蓋瑞特 (Owen Garriott, W5LFL),在哥倫比亞太空梭上,和使用 JY1 呼號的約旦國王胡笙接觸時 ,其間的距離,絕對合乎 DX 遠征的條件,但這對遠征族而言,一點也不會感到訝異。

    DX 遠征已經超出地球吸引力的範圍,但是仍然渴望回頭跟地球接觸。真的,我們非 常希望,在地球萬有引力磁場範圍外的星球,能符合遠征國家地區的資格。當然,會 有許多人想要成為太空的遠征探險隊隊員。美國的 DXAC 應不難測量出「國家地區間 的距離」,不過,這一回不是在地球的大洋上,而是在浩瀚的外太空中。

    今天的遠征族,隨時注視著世界大事的發展,而且,有足夠的知識,和他人一起討論 ;比方說,阿爾巴尼亞的自由化,和隨之而來的新機會。郵差固定地將兩本遠征通訊 週刊送到每個家庭,而觀看國家地理雜誌贊助的電視節目,更可以享受「椅子上旅遊 」的方便,這節目有非常高的收視率,特別是英雄榜上的遠征族,更為熱衷。

    在 DXCC 梯子上比較低的人,雖然一樣是電視迷,就比較不曉得世界上的一些衝突, 將如何收場,以及會對 DXCC 榜上名單有何影響。每個人都能流利地唸出布奇納法索 (BurKina Faso) 的首都沃蓋多格 (Ougadougou) 的名稱,而且躲在內線消息極可靠 的頻率上偷聽,以證實遠征通訊上的報導:下一場遠征表演的戲碼是什麼?參加演出 的明星有哪些?

    毫無疑問,今天秘密的遠征業餘無線電台,不管是用來在荒廢的國家進行傳道,或是 有一隊遠征探險隊員在那裡紮營,表演著現今所有的遠征族都希望能獲得豐富回饋的 戲碼,也就是遠征通訊接觸,畢竟他們投下了許多時間和設備,以及勤練功夫。


好戲上場

    坐在前排欣賞表演的是使用大功率發射 (BIG GUN) 的遠征老鳥,而地方上的低功率 愛好族 (QRPers) 和其他剛踏入 DXCC 之林的新手,則排列在後。包廂是專門留給遠 征專業機構的理事們,以及遠征探險的贊助者代表。完全被摒除在戲院外的業餘無線 電家,根本還不能完全了解遠征活動的奧秘,但是他們也一定深信,成為頂尖的遠征 好手,是每個遠征族的最後出路。

    表演活動終於上場了,通常是在遠征通訊宣佈的時間範圍內開始進行,如果遠征探險 隊成功地登陸了,而且發電機也運轉順暢的話。遠征世界內所有的行家,都盛裝坐著 ,等待布幕升起,開始表演。他們認識演員陣容,急待活動早一點開鑼,再收入另一 新的 DXCC 國家地區,到他們的記錄冊子裡頭。

    跟早期比較,拜遠征通報流暢及包封通訊發達之賜,今天的遠征族對想要的 DXCC 國 家地區的每一項關鍵資料,都瞭若指掌。個性較急的遠征族,甚至堅持要在遠征探險 隊還在以海上行動無線電台發訊號時,就把抄下的通訊列入他們的通訊記錄簿。

    一等到布幕升起,熟悉的遠征演員開始表演他們的絕活,例如日光舞者用低音小鼓, 表演大跳躍以及八六拍子的義大利快舞,現代遠征的邏輯就顯得很清楚。空中電波的 接觸,如迅雷般地傳到廣大觀眾席上的每一位遠征愛好者面前。

    那些坐在前排的觀眾,明顯地可以聽到台上在唱什麼,後排的低功率愛好族,也開始 津津有味地嚐起成功的滋味來。就算沒有在第一天的表演嚐到,在大多數沒耐心的兄 弟都已經做了接觸後,至少第二天也不會落空。有時候也會出現大聲鼓掌或者起立鼓 掌的場面。戲實在太精彩了,表演者果然名不虛傳。一束束的玫瑰花,從四面八方湧 向演員致意,而且隨著 QSL 卡一起寄送過來,至少會有一塊美金的小費,算是對他 們成功的表演,聊表謝意。

    這就是今天的遠征活動,它已經成為一種快樂的國際消遣活動,參加者可以透過電波 ,在空中交換意見,以及認識各國的朋友。遠征族經常在假期,搭噴射機到遙遠的地 方,去看看同是遠征信徒的朋友,但是,在臨走之前,會先確定同時間內,有沒有重 要的遠征表演。錯過一個新的 DXCC 國家地區,對遠征族來講,是一件斯可忍孰不可 忍的事。


嚴苛的觀眾

    遠征觀眾的要求和知識水準都很高,雖然遠征族在批評的時候,難免會忽略幕後橫阻 的種種難題。要是有一場表演在遠征通報上宣佈,觀眾的一股期望也會跟著形成。當 一齣遠征表演在遠征通報上發表時,成功與否的重責大任,就馬上要轉由演員們一肩 擔起。

    有時候,遠征演員也會有失常演出,觀眾會紛紛提早離去,甚至還對台上丟蕃茄,以 示抗議。今天的遠征,所謂蕃茄,不外是故意的干擾,或在遠征通訊頻率上,發牢騷 或表示極端失望,或者兩個演出失敗的遠征難兄難弟,下次會議時,脫口而出一些更 難聽的話,如此而已。

    早年,凱斯教授會很有技巧地闡明了遠征定律。他說,當遠征族錯過一個重要的 DXCC 國家地區時,他會變得爆燥無情,而且經常生氣。但是,值得安慰的是,凱斯 教授也提醒我們,一個永遠不變的事實 - 所有的遠征族都會再現,雖然可能會中斷 消失個幾年。此外,如果你已經玩過各種東西,覺得沒有目標值得追尋,你會感到快 樂嗎?

    從大多數的標準來看,沒有人可以否認這個簡單的事實;假如你做了一個明確的通訊 接觸,以及可能一兩次有爭議的通訊,就算是這場表演充滿災難,那也算是一次成功 的表演。但是,萬一你辦不到,連一次通訊接觸都無法建立,以得到分數,那麼,這 次的遠征表演,就要徹底的失敗,你可不能責怪誰。不過,話說回來,這就是遠征的 習慣,遠征就是這樣,而且,很可能永遠會是這樣。


電腦時代的遠征族

    當電腦時代才剛來臨時,起初大家都認為它很明顯地對遠征構成威脅,但是,這項看 法所造成的紛擾問題,現在總算塵埃落定。遠征族不但已經駕馭了電腦,電腦甚至還 成為他們有用的輔助工具,在一旁做多方面的協助,除了能確保遠征通訊接觸的品質 外,電腦還能方便地處理最後的分數統計和文書作業;任何能被看上,供作遠征電腦 的機器,都一定有能力,替你印出 QSL 卡的資料標籤,以及產生許多你想要的,有 關成功的通訊接觸的統計數字。

    可以連上電腦包封網路 (Packet Cluster) 的遠征族,都能以這媒介來傳遞過去、現 在、以及未來的遠征活動的相關訊息,以互通有無。因此,也順便替他們丟著不用已 久的 VHF/UHF 通訊裝備,找到有用的出路。每當有重要的遠征探險隊進行活動,這 種資料網路,通常會面臨一次尖峰負載,尤其對即時的遠征資訊,是最迫切需要不過 的了。這對遠征信徒,以及即將成為遠征信徒,雖然精神已瀕臨歇斯底里狀態,還是 拼命的調整選台 (VFO) 旋鈕的人來說,更是需要用電腦包封網路所提供的即時資訊 ,來告訴他們遠征活動的正確呼叫頻率。

    對遠征族而言,包封網路已經無疑地在作為臨床社交的工具上,鞏固了它應有的地位 。那些誇耀擁有很高 DXCC 國家地區積分的人,都用數個無線電頻道,跟包封網路緊 緊地連在一起;而那些還不被認為是忠誠遠征信徒的人,仍然害怕網路上出現他們的 呼號。不過,他們會在沒有現身的情況下,偷瞄螢幕上最新的遠征活動訊息。

    人類的聰明才智還足夠讓電腦乖乖地協助遠征活動和遠征通訊的一些操作。現代製造 的收發報機背面,都會有一個電腦介面插頭,讓電腦遙控你的無線電收發機,協助尋 覓那個消失的遠征訊號。


遠征族的明星生涯

    遠征演員是無線電通訊舞台上的明星。他們在舉世矚目下表演,受到羨慕和尊敬,他 們是遠征世界裡的名人,就像葛麗泰嘉寶和克拉克蓋博曾經主宰好萊塢一樣。這場遠 征戲碼的每位觀眾,都準備將自己投入到精彩的表演內容,陶醉在那種遠征幻覺當中 。擁有 200 個 DXCC 以上國家地區積分的遠征信徒,將會跳起來,手足舞蹈地,和 他們的英雄緊緊握手。

    遠征先輩之中,有一小群中堅分子,至少暗地裡,為了跟下一個遠征探險隊一起到偏 僻的地方,曾打算放棄瀕臨枯萎的婚姻。他們在那裡將會看到,同時更可以經驗到, 遠征活動的奧秘,並且再次重演一次成功的遠征行動,所要面臨的逆境考驗,就像大 明星那樣,然後贏得全部聽眾的再一次敬佩,好重溫作為一個人人欽羨的遠征藝人的 快樂,成為下一次遠征聚會上的名星以及主講人之一,被遠征群眾圍起來問那同樣的 問題:「下次遠征,你要去哪裡?」

    那通常是遠征族歡迎英雄的方式,他們希望看到表演者馬上帶著新的表演節目,從遙 遠偏僻的 DXCC 國家地區,回到舞台上來。

    遠征探險名星的日常生活以及舞台背後發生的事,跟一般平凡遠征大眾所持的觀念和 印象,完全不同。就光對遠征場地的狀況來講,實際情況經常很糟糕,甚至不符合現 代生活的最基本條件。但是,每件事當然都是相對的,有時還更突出。假如你最後在 全世界最不友善的角落裡演出,你就必須面對幾乎不能接受的生活環境,還要面對個 人的生命危險。

    最嘲弄命運的是,最受歡迎的前十個 DXCC 國家地區中,少有一個地方能像假日飯店 一樣的遠征表演環境,而且簡直差了一大段。所有困難的 DXCC 國家地區,最終不能 上了 DXCC 名單,是因為決不可能得到業餘電台執照,或者因為那個國家地區與世隔 絕,很少人會到那裡去。

    那些國家地區,傳統上根本不曉得什麼叫業餘無線電,要獲得使用許可,至少必須獲 得安全單位最起碼的同意才行。事實上,極稀有的遠征國家地區,都有內部各自為政 的行政組織,這表示文職單位簽發的許可,當地的軍方不一定認賬。

    無線電傳送,即使是無害的 DX Pileup 通訊,在當地不熟悉業餘無線電的官方,聽 起來,總是好像有安全顧慮。因此,到一個地理環境惡劣的國家去做遠征探險,經常 充滿危險。在遠征會議上,你經常可以聽到最震驚的故事,例如不顧一切危險登陸, 或是最後終於在剃刀邊緣,成功達成任務。

    或者,在最關鍵時刻,功虧一匱。的確,如果倉促行動,或者事前沒有周詳的計劃與 考慮,危險就會隨時出現身旁。假如負責的人沒什麼名氣,而且,把後勤支援交給能 力不夠的人去辦,這就會有大難臨頭。即使遠征探險隊以豐富的遠征知識自誇,而最 早登陸的人,卻沒有足夠的管理技巧,也會碰上大麻煩。


遠征表演者背負的責任

    一般來講,即使在最惡劣的環境下,遠征表演還是會如期舉行,少有臨時取消的。表 演剛開始,或許不很順利,但通常會如倒吃甘蔗般,漸入佳境。遠征探險隊所設定的 目標,以及遠征觀眾的期望,或許根本沒有辦法面面俱到,完全滿足,所以,遠征表 現,好與壞,就只有一線之隔,難有客觀標準。那就是如藝術世界的生活般,但技藝 的優劣,是實實在在的,誰也欺瞞不了,遠征技藝何嘗不是如此。

    演員有好有壞。演出成功與否,經驗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有些表演者永遠也學不會 如何抓住觀眾的心,有些人天生就能做到這一點。觀眾的要求總是很高,任何小錯誤 都難逃他們的耳目。要是有任何偏離原著的精神,就會被開汽水,噓聲四起。

    在那裡,你看到的是,一個身心俱疲的遠征世界中的超級巨星,他沉思著永恆之謎和 千古的奧妙,夢想能好好吃頓飯,或沖個冷水澡。如果把每次遠征探險的通訊接觸總 數,和隊員在這段期間所減輕的總體重拿來比較,一定會很有意思。探險的時間越長 ,後者的數字總是與績分一起成長,甚至重到對健康構成危險。的確,在遠征的歷 史上,只有極少數的遠征探險,有演員增加體重的現象。令遠征大眾印象最深刻的, 就是演員直接從一個重要的探險回來,而且衣著整齊地參加遠征聚會。

    你會聽到關於遠征明星,獲得一筆為數可觀的報酬等難以置信的故事,但實際上,遠 征表演者是全天下收入最少的名星。每一次的表演,總是讓他們直接或間接入不敷出 ,但是話說回來,享受獨特的經驗,總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要是遠征表演者能靠表 演為生,世界上或許會有更多的遠征表演者。
Pic 2

    遠征藝術家都是非常有創意的人物,尤其是在舞台上時。他們之中很少人能享受天倫 之樂,因為大多數人都深深的渴望參加探險。但他們全都有一些共同的特點,希望在 無線電波段上,或在下次遠征聚會上,遠征愛好者會把他們當做偶像般的英雄那樣崇 拜。

    但是,當然也有的遠征表演是想賺一些零用錢。然而消息靈通的遠征族,很快就會認 清表演者和他們的動機。最近幾年去世的許多遠征超級巨星的臨終遺囑,已使得他的 家人和他的律師的工作減輕不少。遠征名星無疑地都操勞過度,而且收入微薄,如果 我們更仔細看看他們所做的犧牲的話。到目前為止,還沒看到贊助者給過大支票。遠 征活動是愛的苦力,當然這跟業餘無線電的個性和定義,是調諧一致,互不衝突的。

    他們說,一個通訊接觸最後得到的只是一張 QSL 卡片。QSL 卡片也可以當作遠征表 演的紀念品,小小的一張卡片,也對收件人傳達了關於表演的重要訊息。用簡單寫幾 行字說明這次的表演以及它的結果,是遠征名星對親愛的觀眾,至少應盡的本份。 許多遠征演員,很重視QSL卡片,應該保留那個遙 遠的遠征地點原有的風貌,好讓家裡的觀眾同享。


無與倫比的快樂

    毫無例外地,遠征表演者一結束演出,回到家裡之後,並不會立刻想到下次的演出節 目;相反的,他可能堅決地就此作罷。一休多年,甚至永遠。最後一次的遠征經歷太 過強烈,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到正常生活。但是,人生往往就是這樣,過沒多久 ,卻又想要乘風破浪,再度找尋地球的另一端;那同樣的問題再次出現:「下次遠征 ,我要去哪裡?」

    同時,遠征的觀眾也在不耐煩的等待下一場表演,等待心目中的明星,重回水銀燈下 ,及神秘的遠征世界。正如凱斯教授多年前所說,DX 遠征是一項永遠的快樂……, 沒有任何事物像業餘無線電一樣的令人著迷。《第三回完》 END



雜誌目錄 依順序 雜誌目錄 依主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