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WHERE do we go NEXT?




第一回 -- 序曲


No.19   1994 July   p64~69,   by OH2BH / Martti Laine
Book Cover


醉心於 DXpedition 遠征通訊的芬蘭籍業餘無線電愛好者,馬逖.藍恩 Martti Laine, OH2BH,在今年一月五日,隨同中華民國業餘無線電促進會 CTARL 一行人,順利踏上位於南中國海的東沙島,成為第一位在該島操作 BVØARL/BV9P 無線電通訊的外籍人士。東沙島的成行過程波折四起,其艱辛難以言表,正如馬逖在此一專書中所闡述的 DX 遠征通訊特質,為讓本地新興火腿族更加了解 DXpedition 遠征通訊,本刊獲得原著者授權,譯成中文,摘要長期刊載,單行本將於近日推出。


DX 信徒

    假如你是一個虔誠信徒,你一定相信,凡是深信的,就必定會得到。

    每個信徒偶爾都會專心冥想,回想個人在這一輩子的成就、研究如何經營家庭的未來、或者探討養育子女的得失等等。有時難免會叫人心生懷疑,在這混亂多變的詭譎世界,你是否已經讓自己的兒女,有充分的機會去過好日子。當然,偶而也會想到自己,是否曾充分地利用這一生。

    分析到最後,你會發現,一個 DXer (遠征通訊愛好者),跟普通人沒兩樣,只有在某些方面與眾不同。他們常常會做嚴肅的思考;其實,常思考對遠征愛好者和普通人而言,都有好處。現在的這個世界,已經變得非常狹小,有時候你不得不去分析過去、現在、和未來種種。況且,每個人都擁有豐富的基本常識,足以用來衡量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否夠好,以及自己是否剛好誕生在浩翰世界中的正確國度,得以享受最好的生活。

    越去想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就越令人懷疑,遠征愛好者是否比那些稱不上遠征信徒的人,更有資格稱得上是一位思想家或哲學家。對一個遠征者來講,難道因為他能利用電波,以光速將他的思想傳到世界每一個角落,很便捷地超越所有藩籬,寬廣的世界就因而變窄了嗎?遠征愛好者是否比別人更有明確的挑戰機會?

    遠征愛好者經常會向別人提及,他常能處身世界大事之重心,而所謂的世界大事,可能是某些國家正捲入戰爭,或飽受其他災難,或呈現安和樂利的景象。這些,我們或可在電視上看到,或從收音機聽到,或讀報紙得知。


DX 是什麼

    首先,什麼是遠征呢?我們的確曾聽說過不折不扣的遠征前輩,使用大功率的發射機,但是他們和普通人有什麼不同呢?他們的確那麼與眾不同嗎?難道唯有遠征者才能彼此了解嗎?或是只有遠征者才能真正了解遠征活動?你可以看出遠征愛好者和普通路人,甚至與一般業餘無線電愛好者,其間有何不同嗎?

    當然還有其他一大堆問題。假如你真的很想成為一個遠征者,有沒有什麼法子,使這夢想一舉成真?如何知道自己的功力已夠資格,加入頂尖遠征者族群之中?是不是在完全不知不覺之中,就能一舉成為信徒呢?這樣子的遠征,是不是也會跟其他任何嗜好或消遣一樣?或者它應該被視為如生活方式或心態般,值得努力去追求,並引以為榮?

    做為一個遠征者,常會在凌晨時刻,發現他心思紊亂。例如再過幾個小時後,某些要與本遠征電台通訊的許多電台,就要在約定的時間,從地球另一邊的偏僻角落發射電波,不巧的是,還好端端的 20 公尺波段通訊,訊號卻突然衰落得很厲害。更令人著急的是,每當遠征活動進行時,太陽忽然出現突波,頓時使全世界的高頻通訊因而中斷。此時,遠征愛好者最典型的動作,就是陷入深思冥想的境界;而孤守設在山頂上遠征電台內的遠征者,往往會緊張地找尋通訊對象,要不然就得對著已經高漲的太陽黑子 K 指數乾瞪眼。

    這些是遠征者荒原裡,猶待揭開的永恆之謎,雖然不容易尋找到答案,但假如你對遠征有信仰,就不會容易迷惑,當你成為信徒之後就會了解。而你若有基本物理概念,明白太陽黑子的活動周期,以及雜訊程度在世界每個地方都不一樣的,瞭解這些基本物理現象,對遠征活動會很有幫助。但有時候,要徹底了解這些現象,就好像要了解遠征者的生活、心情或外在行為一樣,並不是那麼容易。

    所有遠征族都有一些典型的特徵,或許這些特徵可以用來告訴你,誰才是真正的遠征信徒。或許這些外在環境的某些因素,可以令一個在遠征荒原,思考生命意義的遠征者獲得答案。或許可以藉著遠征者自己覺得非常欣慰的浮面特質,來辨識遠征族。例如,據說腦筋清楚的遠征族,喜歡穿褲襠到膝蓋的褲子。正如凱斯教授早些年所說,褲襠越低的人,他的 DXCC 總積分越高。

    一個遠征族也有可能特意裝出那些特徵,或許他已具備了我們通常在遠征族身上所發現的那種心情,而成為一個忠誠的遠征者,自己卻渾然不知。這歷史性的一刻,通常被視為遠征者成道時刻。

    當我坐嘆千古奧妙時,我嘗試去弄清楚遠征信徒的真正特質是什麼,以及是否可能把它們列在遠征出版品上,讓每個人閱讀,甚至在遠征手冊的「如何操作一座無線電台」一節上頭。


早年的火腿生涯

    在遠征園地艱辛地度過前十年後,對這些難纏的問題,我已經找到一部份答案。由於我早在十五歲那年,就取得業餘無線電信人員執照,所以才有充分的精力去探索遠征的法則。許多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為了尋找答案,你必須在各波段上,吃盡各種苦頭。

    有許多事情,直到我的第一組三波段定向天線架上屋頂時才曉得,雖然一度頗感挫折,因為我在調整功率放大器時,把天線的短縮線圈燒壞,那是我在操作台上第一次發生意外。等我鼓起勇氣參加無線電俱樂部的聚會,去聽聽德高望重、且曾和許多國家通訊的遠征者的經驗,我才領悟到,原來實際的世界,還有許多我不懂的事物。我的感覺大概是這樣,為了進一步了解,你必須經常作遠征,而你必須花好幾個月寶貴的時間,才會開始了解以及利用遠征活動。有時似乎一幌就好幾年,但卻沒有明顯的進步。

    當然,你要逐步往 DXCC 慢慢鑽,所累積通到的國家地區也會越來越多,花在瑣事的時間就越少,你就會開始有比較顯著的成就。我經常坐在寂寞的無線電收發室,因而胖了不少,偶爾才去參加無線電俱樂部聚會。隨著 DXCC 越來越高的積分,體型也跟著越來越胖,衣服越買越寬鬆,褲襠也越來越低。

    同時,毫無疑問的,支撐三波段定向天線的鐵塔也必須逐漸升高,而現在短縮線圈沒有問題,可以送出更多的功率到天線。當我有機會把我的電台位置,移到附近一處四周空曠的山頂上時,我覺得好像獲得重生。這給我一個可以完全放棄短縮線圈的機會,改用單波段天線,而且還裝了一組全波長的低頻波段斜狀天線。

    許多年後,我整個人的外表和個性,有了顯著的改變。有時似乎覺得那些年都浪費掉了,我心中的問題還是找不到答案。我繼續追尋真理,到處去翻書,想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成為一個真正的遠征族。一個人可能在一夜之間,突然變成一個信徒嗎?要是我有了業餘無線電技術愛好者的複雜心情,這種遠征心情,對我現在多少比較平靜的生活方式,會有明顯的影響嗎?

    在早期,遠征通訊的舞台是由鼎鼎大名的丹尼.威爾和高斯.白朗寧等人執牛耳,而唐.米勒則是高效率的遠征探險隊員的代表,在操作無線電相關的活動上,帶來一股非常講求效率的新氣象。高斯爵士曾經出人意料地,從包維特島,以 LH4C 呼號出現,而米勒博士則設法到赫德島 (Heard Island) 去,將 VK2ADY/VKØ 的呼號,弄上了無線電波。赫德島的遠征行動,證明是一個真正的挫敗,因為只有當地的遠征一事還算成功,因為我和其他弟兄竟然把定向天線指錯了方向。我錯失了 VKØ,因為,那天早上的訊號只從正北方進來。

    當年唯一的一本遠征者指南,是唐.米勒寫的手冊。我前後總共買了三本。

    當代的遠征舞台上,有許多人是我的偶像,很多人都想從他們身上,找到可以解開喜好遠征這如千古之謎般的線索。可是似乎沒有多少書可以告訴你,怎樣才算是一個忠誠的遠征愛好者、以及如何成為遠征族的一員。一般書店或業餘無線電專業書店,似乎也沒有賣這類書。

    DJ2PJ 寫了一本會話指南,使你可以利用多國語言跟他人接觸,可是那本書中也沒有出現遠征活動這永恆問題的答案。我一下子就把 DJ2PJ 寫的這本書,從頭到尾讀完,而且背了下來,因而也獲得了好幾種語言的基本運用能力,從事業餘無線電通訊。

    那時候,ZL1ADI 正在中國和阿爾巴尼亞,策劃一個活動,而 DL7FT 非常需要美金 2,000 元的資助,和一部小收發報機,後來這部從 W6KNH 那裡弄到手。各種奇奇怪怪的大小事都發生了。就拿衣服來講,我這個走起路來抬頭挺胸、人高馬大的遠征者,要超特大號才穿得下,在中國境內到那裡去找合適的衣服?

    這只是個小問題,與真正問題的答案同樣沒有著落,也就是遠征知識的要旨在哪裡?何時才會得到教人心滿意足的答案,再也不必去問這相同的問題呢?誰能了解這一連串的問題?想來唯有遠征聖人,才可能知道這千古之謎,帶領遠征愛好者,進入遠征的啟蒙時代吧!


首次參加遠征

    渡過十五年 (30 歲) 的業餘無線電生涯之後,我依然繼續在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接著就是我第一次從北歐越過重洋,到落磯山脈的西邊,參加一次重要的遠征者大聚會。

    這次我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想要知道那裡的世界有什麼不一樣,或許以前一直在尋尋覓覓的答案會自動獻上門來,給我這個酷好追求真理的人也說不一定。由於我有幾次小型的海外旅遊經驗,所以一向還能用各種觀點來看這個世界。現在正是親眼目睹美國本土情況的大好機會,看看過去多年來,我夢寐一睹的這個盛行遠征活動,而且辦過許多著名的遠征活動的國家,長得什麼樣子。

    說實在的,當我眼看早期許許多多高不可攀的遠征愛好者,並傾聽他們講述遠征者的探險故事後,覺得他們的表現極為風光。幾乎把每一個國家或地區列入 DXCC 成為新名單時,背後都有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至此,我在尋找的一些問題答案,開始有些眉目了。這一群遠征愛好者,都好像已經得道似的,過著悠遊自在的生活,無疑的,他們真是此中翹楚,他們只接受最好的遠征者加入,當他們熱烈地討論前一次的遠征探險,接觸到了多少空中同好,以及架了多少天線才把它搞定時,所暢飲的一定是上好的美國酒,點的菜也必然是老饕的佳餚。

    說來奇怪,剛入門的遠征愛好者與早期古董級的遠征大師,看起都很相似,而且他們幾乎部具有相同的興趣,同樣是因為對遠征活動的千古之謎感興趣,而緊緊地彼此結合在一起。

    他們都習慣穿著短褲,而且褲襠很低,別人很少這樣穿。他們給人的印象是:都是喜歡大功率發射訊號、表現十足的遠征信徒、和真正無國界的業餘無線電國際主義者。他們各個鶴立雞群,當他們向人們提及遠征,或同好彼此有事聚在一起,地球就好像被他們的手掌心握著,完全不理會遙遠的距離。

    他們是優秀的一群,喜歡詩、欣賞文學、聽爵士樂,而且每每經常喜歡各個業餘波段上的新電台。當他們展示自己家的電台時,很意外地,房屋幾乎總是座落在山頂,而且照顧庭院對這些一流的遠征者來講,並不是主要的活動。庭院往往弄得亂七八糟,只見地面上鋪著許多水泥樁,用來固定拉住天線鐵塔的繩索。

    我經常在遠征愛好者會議上,碰到喜歡與人接觸的遠征者信徒,他們跟我打招呼時,總是會問同樣的話,他們從不會問我們有沒有添新的小孩,或者我的兒子出生時體重是多少等等;他們都是用同樣的話來問我:「下次遠征你要去哪裡?」。

    當別人向我介紹全世界唯一的一個遠征者教授 --- 凱斯博士 (WA6AUD) --- 時,謎題終於揭曉了;在遠征界流傳著一種說法:遠征愛好者都比較聰明、富有、機靈、英俊、勇敢、健壯、而且個子也比其他人高。但這些特色本身不足以解釋其中的原因,只有當你即將成為遠征愛好者的一份子時,你才會瞭解其中的道理。凱斯拿出一本他寫的書給我看,多年來困惑著我的問題,在這藍色封面的書裡面,都可以找到答案,它解釋了支配我們這個世界的遠征定律,它同時也描繪了遠征者園地裡面,許多赫赫有名的人物。

    後來,我就結束這趟遙遠的遠征愛好者聚會,這是一趟價值非凡的旅行,行李中放著一部更大的 Alpha 廠牌的線性放大器,以及凱斯藍色封面的書,回到自己的國家。我把凱斯的書放在家中的聖經旁邊,一起放在書架上。所有的答案都在這書裡,我沒有理由再去問任何遠征的問題了。每件事似乎部很合理:所有的遠征愛好者最後都會曉得遠征是怎麼一回事,遠征愛好者將會永遠崇拜而且接受別人的聰明智慧,而且會永遠尊重長者。當你知道答案時,你就不需要再提問題了……。虔誠的遠征愛好者會看到,也會聽見,及了解其他人所難於了解的事情。遠征者最愛做夢了,他們總是夢想能有更巨大的天線和更高的天線鐵塔。事情本來就是這樣,而且永遠都會是這樣。


著書的動機

    過去三十年裡,我環繞地球不只一次,我保存的許多紀念品可以為證。曾走遍世界各個大陸,為遠征愛好者建立新據點,以及體驗更高層次的遠征經驗。我幾乎到過每座可以設台通訊的岩石和小島,曾有一次用盡所有的精力,苦撐連續 48 小時的通訊比賽,最後終於在比賽結束時,昏倒在操作台上。雖曾看過真正遠征愛好者,所表現的出來的風範,而我卻發現,遠征愛好者成為作家的很少,作品當然也很有限,於是我覺得有責任,將我的遠征經驗拿出來,與各位讀者共享,和各位朋友們,分享我在遠征活動中,所感受到的興奮與掙扎。

    因此,我的第一本書就這麼誕生了。" WHERE do we go NEXT? " 「下次遠征我們去哪裡?」這句話,似乎把遠征定律跟每個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讓各位有機會在實際狀況下,體驗這些定律,就好像在現場參與冒險活動一樣。這本書不僅想要帶讀者們,上船去看看你們耳熟能詳的探險活動,更想告訴各位遠征界的觀眾,也就是我們所謂的菁英份子,所歷練的活動和挑戰,藉著將你自己融入這些遠征表演,來認識一些演員,你可能就會深入瞭解遠征者的世界和支配這遠征的定律。

    " WHERE do we go NEXT ? "

    「下次遠征我們去哪裡?」是一個虔誠的遠征兄弟的肺腑之作;無論你是否已經是一位遠征信徒,或者才剛剛起步,探索早晚會了解的千古之謎,和踏上千古神秘之路,這本書都值得一讀。

    有一天你或許會發現,自己和其他一些遠征前輩,一起出現在遠征會議上,聽到別人用 " WHERE do you go NEXT? " 「下次遠征你要去哪裡?」這句熟悉的話問候你。在這個圈子裡就是這調調,而且永遠都會這樣。《第 1 回完》 END



雜誌目錄 依順序 雜誌目錄 依主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