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重回短波世界 -- 中國式的
法國廣播電台訪問實錄

No.06   1992 Nov.   p56~57,   by 林茂榮 / BV5OC



    話說「重回短波世界 -- 中國式的」在 CQ 業餘無線電雜誌第三期刊出後,從我身旁接觸的朋友當中了解到,許多人開始投入或又重回短波廣播的世界裡,於是把該篇文章影印一份,寄給法國國際電台,不料幾天之後,該台記者來信表示對該篇文章感興趣,想透過節目播出,並做電話訪問。我立刻用傳真答覆,欣然接受。

    法國廣播電台,從沒有透過電話,直接對聽眾做電話訪問錄音,由於是頭一次,在錄音當中,訪問記者安娜真是辛苦,一會兒跑上,一會兒跑下,也不知道錄音間 (播音室)內的電話並沒有與撥國際電話的線路聯接上,因此前後掛斷了二次,第三次終於成功了,訪問時間超過半個小時。下面是以電台播出的內容為主,有些很口語化的,已修改成適合的文字表達,但實質內容,無損絲毫;有些則是剪輯時,散落掉的,再把它撿了回來。「重回短波世界 -- 中國式的」已於 1992 年 6 月 28 日播出,並於隔週播出下面的訪問。


電話訪談實錄

    安娜 (以下簡稱安):各位聽眾您好,我是安娜,上週的書香世界節目中,我們為你介紹了台灣的一位聽眾林茂榮提供給我們的,有關收聽短波的一篇文章 -- 重回短波世界。透過上次的節目,我們了解到,短波廣播的歷史,短波的性質,中文短波廣播節目的內容,以及應該如何追蹤短波廣播的訊號。各位朋友,重回短波世界這一篇文章,還有許多其他有意思的內容。但是我想直接與作者去溝通,讓台灣的聽眾林茂榮先生自己來談一談,多年以來收聽短波廣播過程當中的一些特殊感受,不是更好嗎?帶著平時在聽眾來信當中看到的問題 ,也懷著幾分好奇心,我通過了電話,找到台灣的林先生。

    安:林茂榮先生,你是一位醫學工程師,也是我們上週播過的「重回短波世界」這一篇文章的編譯者,那你是怎麼喜歡上「短波廣播」的呢?

    林茂榮 (以下簡稱林):短波接觸,我非常早,至今大概有二十年了吧,就在上國中求學時,有一個機會接觸到短波廣播,還記得第一次聽到的,就是利用早期真空管收音機,收到了英國倫敦廣播電台的廣播。當時非常的好奇,為什麼我在這個收音機裡頭,可以聽到英國倫敦發音的廣播。從那個時候,我就一直持續不斷到現在。不論是短波廣播或者是短波的監聽活動,一直占我休閒生活的很大部份。

    安:那你現在,每天怎麼來收聽短波廣播呢?用多少時間?


收集世界的聲音

    林:我從事收聽短波廣播這麼久以來,已經自己摸索出特有的模式。首先,我會關心比較感興趣的廣播,例如現在全世界所有的中文短波廣播;有些節目,當然我並不是很有興趣,不過,倒是關心它們廣播的品質好不好,一般的內容是否有更改了,這個電台的動向是怎麼樣,這都是我很關心的焦點。當然在這些廣播裡頭,也有我非常喜歡的一些節目,有時候這些節目,會在同一段時間播出,我就用錄音設備把它錄下來,有空的時候,可以把它放回來聽,有一些很重要的資料,我也會把帶子保存下來。目前,我的設備可以同時錄下不同的 七組頻率廣播,保存下來的錄音帶有三千餘卷。其實這也是一項很有意思的嗜好,例如我收集了各個廣播電台的台聲 (Slogan),像不久前的東西德合併,柏林國際廣播電台 (Radio Berlin lnternational) 己不存在,要聽到它的台聲,已經不可能,偶而拿來聽一下,可以憶起當時短波廣播的韻味。

    安:那做為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節目的一位聽眾,你能不能談一下,對整個節目,總的印象。節目的框架,還有各個節目的編排;你總的印象是什麼呢?

    林:我記得,在「重回短波世界」這一篇文章裡頭,我提到過,法國廣播電台的中文節目是我的最愛。我想站在聽眾的立場,覺得法廣的中文節目,從兩年多以前開播以來,一直不斷地在求進步,這是我非常喜愛的原因之一;尤其是新添了許多節目單元,對於像我這樣的一個聽眾來講,的確非常喜歡,當然,跟它的廣播訊號品質也有關係,我一直非常喜歡法廣的中文節目。法廣中文節目部的每一位成員,都能扮演不同角色,輪流擔任不同節目單元的製作也都很出色。合作無間,日新又新是法廣中文節目所給人的深刻印象。

    安:對你所在的地區,也就是台灣彰化那個地方,收聽法廣的效果怎麼樣。

    林:總的來講,是非常理想,站在對短波廣播的觀點,我想效果是非常好的,唯一的建議,就是希望能夠再爭取到另一個廣播頻率,讓廣大的聽眾有更好的選擇機會。目前只使用一個頻率廣播,對短波的特性而言,是比較不可靠。雖然從日本中繼播出做亞洲區域的廣播服務,也還是最少有二個頻率以上為宜。

    安:我們都知道,台灣基本上已經實現了新聞自由的,那麼台灣一般的人,通過廣播、電視、就能夠了解國際的大事情。在這種情況下,台灣仍然有很多的短波愛好者。在你看來,為什麼在訊息流通的國家和地區,短波廣播還有它很重要的地位和市場呢?


第一手報導

    林:短波廣播不同於一般媒體,就是短波廣播可以直接地接觸到聽眾,比如說,我看地方的報紙,電視新聞,這都是經過一些媒體的處理手續。傳統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曾把短波媒體當成一個禁忌,只是表現出來不盡相同。像台灣目前一半還是,因為實質上或說感覺上已經不是,但法律上還是。短波與其他廣播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它可以做全世界性的廣播。基本上,短波不受地理疆界限制,也不分社會結構。例如目前大陸上,我從各電台的聽眾信箱裡面得到一些訊息,我想在中國的短波聽眾,是超乎我們想像的多,這可以從各個國際短 波廣播聽眾信箱內的回音,幾乎都是來自大陸看出端倪。

    安:我們有很多聽眾朋友來信,都是詢問收聽短波廣播的一些技巧,你能不能向聽友,比如說,大陸的聽眾朋友,介紹一下,選用那種短波收音機,可以既經濟,又能夠收到比較理想的效果。

    林:我想傳統的短波收音機,有一個很大的困擾,就是找電台非常不容易,尤其是現今,國際廣播電台又多,各電台的功率又強,所以想在每天固定時間,去找固定一個電台來收聽的話,用傳統收音機,除非有超人的毅力,在我看來,幾乎不大可能。當然現在一般用數字按進去所要的頻率,就可以選擇到電台的收音機已經非常普遍。可能的話,最好選擇這種收音機,這對要固定選聽一電台來講,會變得很容易。另外要記得,短波廣播跟一般地方性的 AM 或 FM 廣播不一樣的是,你在鋼筋水泥架構為主的室內,像是大樓公寓裡頭,如果不 拉條室外天線,就是用再好的接收機,都很難有好的收聽效果,總之,記得室外天線,對你收聽短波廣播是很重要的,如果環境許可,用比較優良的專業收音機,對收聽短波有相當程度的益處。另一方面,選擇適當的時段,也是很重要,比如說,法國廣播電台,對亞洲區域的中文廣播,晚間八點到九點的接收效果,一般而言,並不理想,因為雜音重,也常有干擾。下午五點半到六點半,效果是頂理想的,卻又因為上班工作的關係,大概也來不及收聽,不過,像我的話,利用錄音的方式來解決。我想每個人的環境,每個人的條件,不盡相 同。總之,在你的環境底下,自己試著想辦法,利用手頭所擁有的資源好好加以利用。例如改善收聽的時段,選擇不同的頻率,我想這是最簡便,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它往往能夠收立竿見影之效。

    安:我們最後,回到重回短波世界這一篇文章上面來,你能不能簡單地談一下,原作者的情況。


「沙漠風暴」重燃短波熱火

    林:原作者是有感於中東發生「沙漠風暴」之後,在美國掀起一陣很大的熱潮,大家搶購短波收音機,在這熱潮之中,原作者忽然領悟到,好像很多人,尤其是像他本身一樣,屬於業餘無線電愛好者領域內的人,幾乎把傳統的短波廣播忘掉了,可是在這個事件裡頭,短波,不論是廣播或通訊,都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我沿著他這樣的一個精神,就以中文的短波廣播部分,以同樣的精神架構,改寫成這一篇文章。

    安:各位朋友,當你在收音機旁,收聽著短波廣播節目的時候,你可會想到,還有成千上萬不知名的聽眾朋友,他們可能遠在天邊,也可能近在咫尺,與你做著同樣的事情 -- 分享著收聽短波的喜悅。透過同林茂榮先生的談話,可感受到一個短波迷,對來自遙遠國度的那種神秘聲音和訊息,竟然懷著那麼純真的情感。兩週的「書香世界」節目「重回短波世界」,就獻給這些可敬的短波迷們。 END



雜誌目錄 依順序 雜誌目錄 依主題分類